王峰:与其抱怨有无主场优势,不如思考真正的战场在哪

网友贡献1个月前更新 领域OK
5 0 0

撰文&整理:MarsBit

9月30日早间,Element产品团队成员王峰(Twitter ID:@wangfeng_0128)于朋友圈发文评论赵晨(Twitter ID:@zchrhrhr)参会随笔,就华人创业环境以及Web3市场发表看法,其犀利观点引起Web3创业者与投资者热评,市场一度掀起「小作文热」。

10月1日10:30am,MarsBit联合发起人商思林Runnie(Twitter ID:@runnie2046)邀请Element产品团队成员王峰、Bixin创始人星空(Twitter ID:@gonbo)、赵晨,在Twitter Space进行一场线上讨论,以「Web3华人创业者如何破局?」为主题,探讨Web3创业者面临的机遇与困境,国内外市场环境以及投资机会等。(点击链接,直击对话现场:https://twitter.com/runnie2046/status/1576010354504929281?s=19)

主持人及发言人介绍:

/主持人/

商思林,MarsBit联合发起人,Mars Blockchain生态合伙人,曾任洪泰基金合伙人、《财经天下》周刊执行主编,拥有13年主流财经商业媒体经验,并在投资领域拥有丰富的人脉。

/发言人/

王峰,2007年3月创办蓝港互动,历经中国游戏行业从端游、页游到移动游戏三个时代,被业内称为“最有故事的游戏人”。2014年蓝港互动登陆港交所上市。2017年创办了火星财经和共识实验室,一度备受市场瞩目。2021年4月,王峰创立NFT交易平台Element,并在一个月时间内完成由红杉、SIG、Dragonfly Capital等多家资本领投的1150万美元融资。截至目前,Element交易额突破1.1亿美元。

王峰:与其抱怨有无主场优势,不如思考真正的战场在哪

以下为王峰发言全文,经MarsBit整理编辑:

谈中国开发者面对倒逼环境

客观来看,在过去五年,国人的心态确实从「自认最强」演变到「逐渐被式微」,以及目前甚至开始怀疑还有没有人能做下去。整个过程其实是一种内心戏的变化。回顾市场过去5年的发展,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我们已经丧失主场优势

我今年3月和冯波聊过后,他也有相同的感触。在2018年的时候,无论是从事媒体服务、交易服务,还是在链上搭建一些能引起市场热度的项目,市场参与者是络绎不绝的。当时,EOS上还有人在做博彩游戏,且还相当有人气。那时,中国市场明确有主场优势,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我感觉主场优势现在肯定是没有了,或者说基本上是殆尽的状态,但市场确实留下了一批开发者。这些开发者从EOS逐渐迁徙到以太坊,最终又加入币安链。

去年,蔡文胜曾问我如何看待游戏,我当时回答:“中国一定会有大量的Studio进入链游领域,因为中国的游戏市场本身有很多局限,如政策局限、版号局限,开发者需要根据市场走向而变化。因此,我认为GameFi领域会出现很多开发者。

无论我把自己当创业者,还是作为产业观察员,在我看来,交易所的竞争压力非常大,先不考虑政策性因素,其在Marketing、运营,甚至Branding以及整个业界的资产合作能力方面,均面临激烈竞争。可以说,交易所的竞争绝不亚于我们在Web2时代看到的电商或者说平台间的竞争。因此,我一度认为,从交易所创业团队出来的人是比较彪悍的。

在公链方面,我觉得大家写Paper看起来非常风光,但项目本身没办法细看。部分国内公链连文档都没有,而有些公链虽标榜生态如何,但其实只是在官网放置一个合作logo而已。所以,在早期只有交易所有明显的创业状态。

我简单做个总结:即使中国主场优势丧失,开发者看起来四海为家,尤其是Leader流转于各个不同的国家,但我认为中国开发者恐怕还是有更大的机会的。

有时候,逆风飞扬反而比在本土干得更好。例如,海外版抖音「TikTok」太给中国人长脸。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很多开发者在倒逼的环境下反而有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从国家主场到链上主场

所谓主场其实就是「Country Market」国家市场。去年,我的一个Web2创业者朋友和我聊天的时候提起,在过去几年,以地标为限的市场优势问题已被打破。准确来讲,目前全球用户并不是以Base哪个地区来论,而是基于在哪个链上。

大概三年前,在一场饭局上,我问MakerDAO创始人愿不愿把Maker市场交给我来做?他笑了,并问我“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我说,我们在中国有很强的资源,对市场发展也很有信心。他回,“那你为什么不去EOS上做一个借贷或资产管理协议”。其实,当时我并没有真正看清自己的心态,单纯认为「你是美国老大或者你是英国的老大,到中国大陆后能不能让我们来负责项目在本市场的发展」。后来,我把这个问题想通了。与其谈主场优势或者说本土市场,倒不如想明白你到底要在哪里做市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与其总是抱怨你有没有国土市场,你是XX犹太人,还不如想清楚自己真正的家园在哪,想清楚能不能找到几个主场生态。

从Element与OpenSea竞争的历程总结

我们进入市场时,有人说“你们入场时机不错,NFT市场规模巨大,未来三五年增长率恐怕以几何倍数计算,目前才刚刚开始”。因此,在当时像我们这样的团队能够组织好的开发力量,又有一定的行业影响力,加上主流投资者对我本人和团队有信任感,所以Build一个Team去打仗是被看好的。

不被看好的方面是因为中国大陆市场不好,除非专注数字藏品。去年,有人对我说“你要不要改做数字藏品吧,听说很赚钱”。我说不可能,这不是我想做的区块链。

另外,除国内市场环境不好,市场中鲜有人看好Opensea之外的NFT交易平台。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恐怕有不少人持类似观点。当然,目前我们也看到华人团队在起量,但大概有三五个月的时间里有人和我说“你们怎么选择了错误的赛道”,且甚至有朋友说“你要不要改做数据或干脆做第三方服务工具”。

在此问题上,我想和大家讨论一下的是,当我们看到一个大市场,并面对巨大困难时,我们是不是应该马上掉头改做擅长或日后可能起势的事?我们当时的看法是,既然市场那么大,我们就应该投身于市场,而且一定想办法解决眼下的困难。当然,这说起来很容易,我们实际上在做的时候一度也想过要不要换赛道。好在,我们最终的主基调没变,认为一定可以找到可参照的方法,以及当被困难逼到墙角时也许可以思考出绝对创新的玩法。

我简单Review一下我们的经历与反思。首先,心态上一定要自信,不能妄自菲薄,认为自己肯定不行。同时,你还要小心旁边的投资人或朋友帮你“菲薄”,他们可能会不断提醒你做错了方向,你打不过巨头等等,让你怀疑是不是自己脑子有问题。

早年,周亚辉跟我说过,如果创业三年还不成功,赶紧换赛道。我心想,我没干到三年,我才干三个月,三个月就有问题,就让我换赛道?天理不容。所以,我的第一个感触是不能妄自菲薄。但我们做了什么呢?

从数据来看,虽然Opensea占据绝大部分话语权,拥有品牌影响力,但在熊市大环境下,我们还是拿到了Opensea的一部分市场份额。在二三月份的时候,我们每天可能只有几十单交易,但目前我们在几个核心公链平均一天有五千笔交易,有时一天甚至接近一万单,即使差的话,一天也得有三四千单。累计下来,我们在5个月的时间里,交易流水额达到1.1亿美元。大家可能觉得这数据有啥了不起的,说实话,去年一二月份Opensea的数据就是如此。Opensea的发展其实依赖于无聊猿等蓝筹NFT项目,这些NFT资产为它催生出100倍的业绩。但实际上,Opensea去年一二月份其实跟我们现在所处的状态是类似的。

前不久,链捕手采访我时,我提到Element与Opensea的差距就是时间。大家可能会问你打算用多少时间追呢?你往前跑,别人也在往前跑。所以我们后来发现除了你必须劝自己淡定,不能妄自菲薄以外,思考还要精进。在这一点上,我特别同意赵晨的想法,就是绝对不是埋头苦干,说我们一定能赢,然后绝不看外部变化,绝不看新公链、新资产的机会,以及市场上新的组合式创新等等。

如何精进?其实就是看到弯道超车的机会。假设今天我们仅仅做一个类Opensea的产品,认为我们在中国市场是非常牛逼的,这其实毫无意义。

我们认为“超车”的机会就是解决一个问题:交易。从过去定位为大众化的平台,变成一个绝对为交易者服务的平台,即Serve For Trader,而不是Serve For Other People或者Serve For Creator 。

那么在此过程中,我们必须把二级交易解决好,也就是做好跨市场流动性,那么这就导致一个问题:要不要设计聚合订单?要不要打通API?要不要解决购买的机会订单?还是做卖出的机会订单?所以我们大概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整个开发团队几乎进入疯狂的状态,最终把聚合交易的问题解决完。

在上线聚合交易功能后,我们又开始思考如何使产品变得更好用,以及如何优化协议层。目前我们平台存在两个协议,一个是聚合交易协议,一个是自由交易协议,两个协议构成一个Marketplace ,它不是简单的一个协议套一个壳,而是两个协议多个市场。正是在优化产品与协议的过程中,我们积累了良好的用户口碑,帮助投资者在以太坊链上交易节省40%Gas费。

我总结一下,我们在产品精进过程中看到的三大问题:

我们知道市场本质在哪里,而不是沿着错误的路线死扛;

意识到我们一定要深度服务交易者;

在思考产品问题外,我们开始思考市场的趋势。追头像就能赢吗?追 Opensea就能赢吗?不是的。我们看到拐点在于资产的变化。比如,早年你看到了比特币、以太坊以及山寨币,但你可能没有意识到DeFi会随之爆发。头像NFT可能会出现一个拐点,我认为它从会纯视觉的资产进入到一个应用的阶段,比如域名。上个月,域名交易量占到Element总交易量80%以上。


所以,整体来说,第一,我们坚持做大市场,做综合市场;第二,在精进产品过程中,我们深度思考过我们到底要服务于谁,解决什么问题;第三,市场拐点源于资产,只是你需要等待。

对Web2从业者进入Web3市场的建议

去年底,我和SIG合伙人吃饭时,对方和我说“我们要加大力度投资区块链,怎么看项目”?我说,“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成立一个孵化机构,鼓励团队多了解公链,尽可能多的参与大型黑客松活动。因为你能看到好的生态机会,也会有很多创业者主动联系你。

看好的Web3赛道或项目

第一,在我们可以看到即将启动的热点中,我认为Move系公链项目肯定是特别重要的。前不久,Dragonfly战略投资Move系的标杆性项目Aptos,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第二,我认为今年DAO被高估。DAO领域目前不易出现明星公司,它相当于在软件产业重构一些应用层,完全不像交易层,发展起来比较困难。眼下,DID已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状态。我们可以看到,基于币安的BAB数量大幅上涨。目前市场中围绕DID的活动,与2000年互联网公司开展的电子邮箱营销大战类似。我认为,基于DID的社交项目会发展的不错。我特别渴望尝试社交项目,获得VC融资,推出BAB社交项目。

第三,交易市场是永远的黄金地带。现在的交易正在从传统的ERC-720过渡到ERC-721,未来甚至可能是721/720混合市场,我极其看好这种综合交易市场。当然,垂直市场也还是存在的,我们每天也都担心会有人做垂直市场抢我们生意。另外,我认为无论是域名,还是GameFi,他们都可能将NFT市场带入重构阶段,而IP恐怕会使交易平台发生大变革。

https://bitpush.news/articles/3180925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