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巴拉圭: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吴说作为 Hashrate Index 中文内容合作伙伴发布

作为拉丁美洲最小的国家之一,巴拉圭正迅速成为这片土地比特挖矿的最大温床之一。

当中国的挖矿禁令将比特币挖矿行业的轴心从东方转向西方时,拉丁美洲也慢慢发展成关键的挖矿地区。对于巴拉圭来说,该国过剩的廉价水电将使其迅速成为矿工们的热门地点。

唯一可能阻碍该国算力增长的是巴拉圭官僚机构对比特币挖矿行业施加的电力关税和其他的一些官僚作风。

本文将仔细研究巴拉圭是如何成为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比特币挖矿中心的,以及探讨一些可能促成该国未来算力增长的相关监管规定。

这篇文章是我们比特币挖矿世界篇系列的最新文章。

拉丁美洲迅速成为比特币挖矿业的温床

根据剑桥大学的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估计,巴拉圭在 2021 年 12 月时的比特币全网算力占比率为 0.15%。这个数字不仅是过时的,而且是依赖于一种自上而下的方法得出,即跟踪比特币矿池用户仪表盘的 IP 地址。加上 VPN 的使用,更不用说许多矿工将机器托管在不同的国家,这也损害了该数据的准确性。

为了进行补充,我们使用了一种自下而上的方法,根据 Luxor 的商业数据和巴拉圭的活跃矿工,对巴拉圭每一个已知的比特币矿场进行了采样分析。

通过这种方法,得出巴拉圭比特币挖矿规模大约为 100-125 兆瓦,另外根据 Hashrate Index 的比特币挖矿能源消耗指数,我们可以算出该数值在比特币全网算力的占比为 1.16%-1.45%。

伊泰普大坝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可再生能源

矿工迁至巴拉圭的最大动力来自于高 23700 英尺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伊泰普大坝。

伊泰普大坝仅次于中国的三峡大坝,三峡大坝可谓是中国当时(甚至现在)比特币挖矿业的心脏,电力产出高达 14 吉瓦。伊泰普大坝自 1984 年 5 月 5 日开始投入使用,为巴拉圭、巴西和阿根廷提供电力,而这个巨无霸的所有权则是巴西和巴拉圭共同拥有。

巴拉圭超过 99% 的电力来自这座大坝和它的两个”小表亲“,即 Yacyretá 大坝和 Acaray 大坝。然而,巴拉圭 670 万的人口远不能消耗大坝产出的所有能源,只能将这些能源的 90% 出口到邻国巴西、玻利维亚和阿根廷。

介绍巴拉圭: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图一:全球十大水坝(单位:吉瓦)

与ANDE之间的电价协商

国家电力管理局(ANDE)是巴拉圭的国家电网运营商,在电力生产和分配方面处于垄断地位。唯一例外是 CLYFSA(Compañía de Luz y Fuerza, S.A.),一家可以在 Villarrica 出售电力的电力公司,以及 Empresas Distribuidoras Menonitas del Chaco Central。CLYFSA 的电价低至 1.6 美元/千瓦时,因此与该电力供应商合作的企业络绎不绝。极高的受欢迎度下,大量的需求将 CLYFSA 推向了其产能的极限。

由于 ANDE 是该国唯一被允许进行能源商业化的实体,大多数巴拉圭的托管合同都要求利润共享。ANDE 的垄断不允许托管设施从其出售给矿业客户的电力中赚取差价;相反,他们会从矿工的利润中抽取一部分。根据矿工的部署规模,该国的典型利润份额为 15%-20%。

ANDE 通常按土地租约以 6 兆瓦为单位分配电力,值得注意的是,这些 PPA 的买方通常必须提供自己的变压器。买方可以在几周内获得这种类型的电力购买协议(PPA),而且价格与 Clyfsa 自己的 PPA 相差很大。一个单一的6兆瓦的能源块的典型价格可能是 4.6 美元/兆瓦时,然而一个 100 兆瓦的交易,价格则为 2.8 美元/兆瓦时(有高达10%的停机时间)或 3.8 美元/兆瓦时(没有停机时间)。

我们无法找到显示巴拉圭平均工业电价的数据点。因此,下图显示了截至 2022 年 6 月时矿业企业的平均电力价格,我们将其与其他热门挖矿中心的工业电价进行了比较。这并非是一个苹果对苹果的简单比较,特别是考虑到电价均来自不同的时间框架,但它对于衡量巴拉圭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仍然是有用的。

介绍巴拉圭: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图二:美国部分州平均工业电价对比图

巴拉圭比特币挖矿业务的运作条件

巴拉圭开采比特币的少数缺点之一便是当地的气候。

巴拉圭夏天(11 月至 3 月之间)的温度极易达到 100 华氏度。另外当地气候潮湿,年平均湿度高达 70%。

热量和湿度对于(特别是)风冷式比特币矿机的运行来说是不理想的。鉴于矿机是在高温下运行的,散热便变得尤为重要,而潮湿会使重要的矿机部件生锈,从而缩短机器寿命。

综上所述,只要有适当的冷却和空气流通,高温和潮湿对矿工不会构成太大的挑战。毕竟,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在夏季也是炎热得可怕,而且美国大部分的算力都集中在这几个州。

巴拉圭比特币挖矿业的监管环境

比特币矿工必须建立一个有限责任公司来实现比特币挖矿硬件的批量进口,另外还需要一个许可证来进口挖矿作业所需的电缆和其他电气设备。矿机的进口费用可能是机器市场价的 17%-20%(与巴西和阿根廷进口机器所需支付的 50-80% 的关税相比,巴拉圭在这点上简直可以说是“偷窃”) 此外,矿工需要从商业部获得许可证(几天内便可获得)才能进行矿场的建造。最后,比特币矿工必须支付环境税以保证业务的合规性。

巴拉圭总统在去年年底否决了一项加密货币和比特币挖矿的监管法案。原因是当时议会没有达到足够的法定人数进行投票,所以被推迟了一年。

该法案如果通过,那么巴拉圭的比特币矿工将面临更为沉重的官僚负担。因为法案中提到挖矿业务的运作将需要一个新的许可证来对其在巴拉圭的每一台矿机的IP地址进行报告。

当然,该法案当然也将带来正面影响,它将降低矿工目前为获得电力而支付的关税。

巴拉圭将成为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巴拉圭有很多东西可以提供给比特币矿工。伊泰普和其他水坝让这个国家拥有廉价其充足的电力,而且监管和法律环境也相对友好。我们期待巴拉圭在中短期内能成为拉丁美洲主要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当然,与任何司法管辖区一样,巴拉圭也有其自身的缺点。例如,对于在巴拉圭寻求挖矿业务的矿工来说,融资将是一个巨大挑战。规模较大的市场参与者(例如 Bitfarms 等上市公司)可以很容易地获得筹款和融资,但较小的矿业公司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目前,很少有加密货币原生贷款人会考虑向巴拉圭的挖矿运营商提供贷款。监管的不确定性是该地区的一个障碍,更不用说许多贷款人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获得了大量的业务。

找到合适的激励机制,让这些玩家在该地区感到舒适和活跃,将是巴拉圭向前发展的关键。此外,去年被搁置的加密货币法案的监管如果能确定通过的话也可以帮助比特币挖矿业实现在该地区的发展。

介绍巴拉圭: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图三:巴拉圭比特币挖矿业各项指标评分一览

相关链接:

1.https://ccaf.io/cbeci/index

2.https://data.hashrateindex.com/energy-markets

作者 | Jaran Mellerud

吴说作为 Hashrate Index 中文内容合作伙伴发布

作为拉丁美洲最小的国家之一,巴拉圭正迅速成为这片土地比特币挖矿的最大温床之一。

当中国的挖矿禁令将比特币挖矿行业的轴心从东方转向西方时,拉丁美洲也慢慢发展成关键的挖矿地区。对于巴拉圭来说,该国过剩的廉价水电将使其迅速成为矿工们的热门地点。

唯一可能阻碍该国算力增长的是巴拉圭官僚机构对比特币挖矿行业施加的电力关税和其他的一些官僚作风。

本文将仔细研究巴拉圭是如何成为一个极具吸引力的比特币挖矿中心的,以及探讨一些可能促成该国未来算力增长的相关监管规定。

这篇文章是我们比特币挖矿世界篇系列的最新文章。

拉丁美洲迅速成为比特币挖矿业的温床

根据剑桥大学的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估计,巴拉圭在 2021 年 12 月时的比特币全网算力占比率为 0.15%。这个数字不仅是过时的,而且是依赖于一种自上而下的方法得出,即跟踪比特币矿池用户仪表盘的 IP 地址。加上 VPN 的使用,更不用说许多矿工将机器托管在不同的国家,这也损害了该数据的准确性。

为了进行补充,我们使用了一种自下而上的方法,根据 Luxor 的商业数据和巴拉圭的活跃矿工,对巴拉圭每一个已知的比特币矿场进行了采样分析。

通过这种方法,得出巴拉圭比特币挖矿规模大约为 100-125 兆瓦,另外根据 Hashrate Index 的比特币挖矿能源消耗指数,我们可以算出该数值在比特币全网算力的占比为 1.16%-1.45%。

伊泰普大坝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可再生能源

矿工迁至巴拉圭的最大动力来自于高 23700 英尺的钢筋混凝土建筑:伊泰普大坝。

伊泰普大坝仅次于中国的三峡大坝,三峡大坝可谓是中国当时(甚至现在)比特币挖矿业的心脏,电力产出高达 14 吉瓦。伊泰普大坝自 1984 年 5 月 5 日开始投入使用,为巴拉圭、巴西和阿根廷提供电力,而这个巨无霸的所有权则是巴西和巴拉圭共同拥有。

巴拉圭超过 99% 的电力来自这座大坝和它的两个”小表亲“,即 Yacyretá 大坝和 Acaray 大坝。然而,巴拉圭 670 万的人口远不能消耗大坝产出的所有能源,只能将这些能源的 90% 出口到邻国巴西、玻利维亚和阿根廷。

介绍巴拉圭: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图一:全球十大水坝(单位:吉瓦)

与ANDE之间的电价协商

国家电力管理局(ANDE)是巴拉圭的国家电网运营商,在电力生产和分配方面处于垄断地位。唯一例外是 CLYFSA(Compañía de Luz y Fuerza, S.A.),一家可以在 Villarrica 出售电力的电力公司,以及 Empresas Distribuidoras Menonitas del Chaco Central。CLYFSA 的电价低至 1.6 美元/千瓦时,因此与该电力供应商合作的企业络绎不绝。极高的受欢迎度下,大量的需求将 CLYFSA 推向了其产能的极限。

由于 ANDE 是该国唯一被允许进行能源商业化的实体,大多数巴拉圭的托管合同都要求利润共享。ANDE 的垄断不允许托管设施从其出售给矿业客户的电力中赚取差价;相反,他们会从矿工的利润中抽取一部分。根据矿工的部署规模,该国的典型利润份额为 15%-20%。

ANDE 通常按土地租约以 6 兆瓦为单位分配电力,值得注意的是,这些 PPA 的买方通常必须提供自己的变压器。买方可以在几周内获得这种类型的电力购买协议(PPA),而且价格与 Clyfsa 自己的 PPA 相差很大。一个单一的6兆瓦的能源块的典型价格可能是 4.6 美元/兆瓦时,然而一个 100 兆瓦的交易,价格则为 2.8 美元/兆瓦时(有高达10%的停机时间)或 3.8 美元/兆瓦时(没有停机时间)。

我们无法找到显示巴拉圭平均工业电价的数据点。因此,下图显示了截至 2022 年 6 月时矿业企业的平均电力价格,我们将其与其他热门挖矿中心的工业电价进行了比较。这并非是一个苹果对苹果的简单比较,特别是考虑到电价均来自不同的时间框架,但它对于衡量巴拉圭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仍然是有用的。

介绍巴拉圭: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图二:美国部分州平均工业电价对比图

巴拉圭比特币挖矿业务的运作条件

巴拉圭开采比特币的少数缺点之一便是当地的气候。

巴拉圭夏天(11 月至 3 月之间)的温度极易达到 100 华氏度。另外当地气候潮湿,年平均湿度高达 70%。

热量和湿度对于(特别是)风冷式比特币矿机的运行来说是不理想的。鉴于矿机是在高温下运行的,散热便变得尤为重要,而潮湿会使重要的矿机部件生锈,从而缩短机器寿命。

综上所述,只要有适当的冷却和空气流通,高温和潮湿对矿工不会构成太大的挑战。毕竟,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在夏季也是炎热得可怕,而且美国大部分的算力都集中在这几个州。

巴拉圭比特币挖矿业的监管环境

比特币矿工必须建立一个有限责任公司来实现比特币挖矿硬件的批量进口,另外还需要一个许可证来进口挖矿作业所需的电缆和其他电气设备。矿机的进口费用可能是机器市场价的 17%-20%(与巴西和阿根廷进口机器所需支付的 50-80% 的关税相比,巴拉圭在这点上简直可以说是“偷窃”) 此外,矿工需要从商业部获得许可证(几天内便可获得)才能进行矿场的建造。最后,比特币矿工必须支付环境税以保证业务的合规性。

巴拉圭总统在去年年底否决了一项加密货币和比特币挖矿的监管法案。原因是当时议会没有达到足够的法定人数进行投票,所以被推迟了一年。

该法案如果通过,那么巴拉圭的比特币矿工将面临更为沉重的官僚负担。因为法案中提到挖矿业务的运作将需要一个新的许可证来对其在巴拉圭的每一台矿机的IP地址进行报告。

当然,该法案当然也将带来正面影响,它将降低矿工目前为获得电力而支付的关税。

巴拉圭将成为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巴拉圭有很多东西可以提供给比特币矿工。伊泰普和其他水坝让这个国家拥有廉价其充足的电力,而且监管和法律环境也相对友好。我们期待巴拉圭在中短期内能成为拉丁美洲主要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当然,与任何司法管辖区一样,巴拉圭也有其自身的缺点。例如,对于在巴拉圭寻求挖矿业务的矿工来说,融资将是一个巨大挑战。规模较大的市场参与者(例如 Bitfarms 等上市公司)可以很容易地获得筹款和融资,但较小的矿业公司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目前,很少有加密货币原生贷款人会考虑向巴拉圭的挖矿运营商提供贷款。监管的不确定性是该地区的一个障碍,更不用说许多贷款人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获得了大量的业务。

找到合适的激励机制,让这些玩家在该地区感到舒适和活跃,将是巴拉圭向前发展的关键。此外,去年被搁置的加密货币法案的监管如果能确定通过的话也可以帮助比特币挖矿业实现在该地区的发展。

介绍巴拉圭:拉丁美洲最大的比特币挖矿中心

图三:巴拉圭比特币挖矿业各项指标评分一览

相关链接:

1.https://ccaf.io/cbeci/index

2.https://data.hashrateindex.com/energy-markets

https://www.wu-talk.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9&id=11693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