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支持挖矿的前市委书记,判了,但也留给了我们诸多疑问

根据腾讯新闻2023年8月22日消息,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肖毅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查封、扣押在案的肖毅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币圈人对于肖毅是不陌生的,甚至有人认为519的崩盘与其或多或少有些联系。

肖毅是首位在中纪委通报中提到“挖矿”的落马官员。2021年11月13日上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肖毅被“双开”。值得注意的是,对肖毅的通报中有着罕见之处。通报指出,肖毅违背新发展理念,滥用职权引进和支持企业从事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要求的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肖毅一案是公开审理的,也是公开宣判的,但也留给我们诸多疑问,希望将来判决书能够公开出来。今天刘律师的朋友圈全是这样的话风“他到底收了多少比特币?”虽然有一定的八卦心理,但也说明人民群众确实关心这个问题。

为此,刘律师将自己的一些疑问做了总结,希望有一天能够从官方通报中得到答案,有些问题也是当前司法机关办理币圈案件的难点疑点,希望能从中央监委办理的案件中获得启发,甚至是作为指引,统一涉币案件裁判。

问题一:肖毅是否收受林庆星的虚拟数字货币?

接下来让我们拆解一下官方通报,通报中提到了两个时间节点,并存在时间线上的重合:第一条时间线是2008年至2021年,肖毅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工程承揽、项目开发和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这里没有明确提及虚拟数字货币挖矿,是否归为工程承揽、项目开发的大项当中不得而知,同时提到肖毅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5亿余元,“折合”中是否包含了虚拟数字货币,也没有明确说明。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如果收受虚拟数字货币,则说明在职务犯罪案件审理过程中,虚拟数字货币被认为属于“财物”。特别值得玩味的是,通报中提到“其中5782万余元尚未实际取得”,该笔钱款应当包含在1.25亿之中,将近占了一半,是否是坊间传闻的收受的虚拟数字货币?如果是,说明肖毅并没有将收受的虚拟数字货币变卖,因此在通报中用了“尚未实际取得”的字眼。

第二条时间线是肖毅在担任抚州市委书记期间,即2017年至2021年,与第一条时间线存在重合,通报中提到“违背新发展理念,违反国家规定,为从事虚拟货币计算生产业务的企业在财政补贴、资金支持、电力保障等方面提供帮助,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影响特别恶劣。”该段内容中没有明确肖毅在此期间收受了多少财物,我们也无法揣测,刘律师认为,该段通报说明了肖毅被判滥用职权罪的原因,根据滥用职权罪的相关司法解释,立案标准包括“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以及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

问题二:如果肖毅收受了虚拟数字货币,判决时如何定价?虚拟数字货币最终如何处置?

这个问题是建立在假设肖毅收受了虚拟数字货币的基础上,只做学术探讨,不追究事实真相。当前司法实务当中,涉案虚拟数字货币的定价问题,一直困扰着一线执法机关,也是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以笔者实务经验来看,目前并没有哪一种观点成为主流,无论是按照被害人购买虚拟数字货币的价格,还是按照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销赃的价格,亦或是才考所谓的主流交易平台的价格,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亦或是不合法性。如果肖毅真的收受了虚拟数字货币,且就是通报中提到的“尚未实际取得”的部分,则对当前司法实务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同时,通报中提到“对查封、扣押在案的肖毅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如果肖毅收受了虚拟数字货币,如何依法予以追缴?如何上缴国库?当前在涉币案件中,司法机关在处置虚拟数字货币过程中饱受诟病,缺少合法性和透明性,即便是当前最为合规的“境外处置、结汇回国”的处置方式,因委托方在国内,本质上还是国内人员委托国外人员处置,从符合国家政策的角度来讲,还是或多或少存在问题,因此,如果本案对虚拟数字货币进行了处置,其处置方式同样值得关注和研究。

问题三:肖毅是否干预了GM与抚州创世纪科技有限公司的民事诉讼?

据抚州当地媒体报道,2017年12月9日至11日,时任市委书记肖毅率抚州市代表团访问了德国,分别与慕尼黑GM基金会、弗莱堡经济促进署、法兰克福TB国际公司进行了公务会谈。坊间认为,此次访问对促成抚州创世纪公司与GM公司合作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2018年9月,双方在电费问题上产生纠纷,抚州创世纪公司擅自停止向后者报送数据和发送费用清单。2019年5月,GM公司向抚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抚州创世纪公司返还其交付托管的560000台GPU以及60580台AntMiner S9比特币ASIC矿机。该案一审、二审均支持了GM公司的诉讼请求。后抚州创世纪公司向最高法提交新证据并申请再审,但最终被驳回。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刘扬律师对这次案件的详细解读。

从两起“网红”案件谈比特币挖矿委托纠纷诉讼策略选择

问题四:肖毅落马,和“星际联盟”到底有没有关系?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肖毅在任抚州市委书记期间,曾到星际联盟江西总部参观。星际联盟官方网站曾发文提到,江西抚州高新区与其合作建立的星驰大数据产业园在筹建中,总投资85亿元,占地150亩地,在2020年12月获江西抚州高新区产业基金近亿投资。刘律师了解到,星际联盟一案,2022年7月12日早上9点在徐州丰县看守所开庭,相关涉案人员一审已经宣判。

https://mp.weixin.qq.com/s/40CuGuPfvXU3l2Xbs1UBJg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