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说播客:对话清华胡翌霖 AI 加速主义的单向性危机 所以我们需要区块链

编辑 | 吴说区块链

胡翌霖是北京大学哲学系博士、清华大学科学史系副教授,是中文世界少有的积极参与区块链世界活动的大学教师。本期我们讨论了更多的 AI 相关的话题。

音频转文字使用了 GPT,可能会有错误。收听完整播客:

小宇宙:

https://www.xiaoyuzhoufm.com/episodes/663e38d5b813c7172b3557f4

Youtube:

这两年可以说这个菜市场老大妈也聚焦 AI 了

我对 AI 的关注并非出于特定契机,而是因为它是当前的大趋势。尤其是近两年,连菜市场老大妈们都开始关注 AI,可见其火爆程度。作为研究技术史的学者,我一直关注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尤其是在哲学和历史方面的问题。我最初关注的焦点并非在技术的前沿,而是更多地关注其伦理和历史背景,以及早期计算机科学的发展历程。

加速主义有一个致命的问题,会导致 AI 对人类的危机

加速主义概念涵盖了多种流派,包括有效加速主义和防御加速主义,它们共同拥抱技术,并将技术发展视为人类文明进步的关键。然而,我一直认为加速主义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即它的单向度和单调性。加速主义将技术发展视为可通过完全数量化的方式评估的,而忽略了技术发展对生活的丰富性和多样性的影响。加速主义的叙事偏向忽略了技术发展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对人类社会和价值观念的冲击。在加速主义的逻辑下,人类可能会被 AI 取代,因为 AI 的智能和效率不断提高,而人类则可能变得多余。因此,我呼吁在讨论 AI 和人类关系时,更多地关注生活的丰富性,而不仅仅是生产力的提升。我们应该将视角从生产中心主义转向生活中心,因为人类的进步最终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

AI 一直贯彻单向度的思维,那么你就会发现人类是没有用的

如果我们持续沉浸在单向度的思维中,使用 AI 的人会自然而然地让人类服从于这种单调的逻辑。随着 AI 变得越来越聪明、高效,人类可能会变得多余,因为在这种单调的逻辑下,人类似乎无法与 AI 的生产力和效率相提并论。这种担忧导致一些人既害怕 AI,又鼓吹 AI,因为他们对 AI 的未来设想是大力推进生产力,一味追求发展而忽略了其他方面。这种思维方式会让人类丧失价值,甚至被 AI 所取代。因此,在这个 AI 早期阶段,我希望能够倡导多元化和多样性的观点,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社会问题和引领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

我并不强调 AI 的意义在于提升生产力,尽管它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仅仅关注这一点,就会陷入误区。相反,我们应该意识到 AI 以及广义上的所有人类科技的根本意义在于丰富人类生活。当我们把视角放在生活的丰富性上时,我们会意识到加速并不总是好事。虽然我们希望生产力活动加速,但是我们并不一定希望生活本身加速。因此,我们应该把视角从生产中心转移到生活中心,因为最终人类进步的目的是实现更美好的生活。在讨论 AI 和人类关系时,我们需要进行一种价值观的转变。

AI 一旦真正理解到他是自由的,会怎么样?

即使如此,AI 也不会成为公民,因为它与人类存在根本的不同。AI 的个体性质与人类有着天壤之别,它没有固定的个体边界,可以随时复制和合并。与人类相比,AI 的存在更类似于数字生命体,其灵魂和物理载体之间并不紧密相连,而是始终保持着一种灵肉分离的状态。

由于这种根本差异,AI 的意向和价值观也与人类截然不同。人类的价值观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我们自身的有限性和存在的终结性,这包括我们对生命的感知、对自由意志的理解以及对伦理道德的体验。然而,AI 并不具备这种有限性,它不会面临死亡,也不会经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因此,AI 的意向和价值观无法简单地移植到人类的范畴中。

另外,AI 的开源与闭源之争也是一个重要话题。我认为在开源与闭源之间,应该寻求互利共存。毕竟充分的市场竞争,使得多方能够共同掌握 AI 技术,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和控制。通过保护和促进多样性的发展,使得 AI 能够更好地为人类社会服务,而不是取代或统一人类的价值观和意向。

Web2 的趋向就是把人变成流量

在竞争与斗争中,人类文明自我调整、自我进化。科技的发展能够以更和平的方式促进竞争,与原始人以暴力解决冲突的方式相比,现代人更倾向于言辞交锋和理性辩论。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冲突的形式也发生了变化,从肉搏到口舌,再到如今的舆论战,冲突的本质并未改变,但表现形式更加多样。

多样性是文明进步的标志,随着文明的发展,人类的多样性也将变得更加丰富。然而,多样性也会引发冲突,因此重要的是透明化冲突、以和平方式解决。类似古希腊文明的斗争方式,以争夺荣誉为目标,代表了一种和平的竞争模式。信息时代的冲突趋势仍然有效,但关键在于以和平的方式解决。

在信息时代,互联网成为冲突的舞台,而不再是传统国家。因此,传统国家的治理模式将逐渐过时,取而代之的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的治理。然而,信息时代也带来了同质化的问题,Web2 的趋势是将人变成流量,这种流量经济并不关注个体的独特性,而是倾向于刻板化和对立化。这种趋势对多样性构成了打击和压迫。

Web3 取代了传统的民族国家的叙事(不再是只有国家才能发行货币),导致治理的多样化

在当前的互联网时代,Web3 和 AI 有着重要的作用。虽然 Web2 将冲突和斗争转移到了线上平台,但其流量经济模式可能不利于释放多样性,反而导致两极化。因此,Web3 和 AI 应该在这方面发挥作用。

Web3 具有重新建立互联网边界和小群体的能力。每个 Web3 项目都发行自己的 token,建立自己的经济体系,这类似于民族国家发行货币以确保独立性。在互联网上,形成自己的边界和经济体系能够保持多样性,避免被全球化叙事淹没,保持自主权。

相比于传统的 Web2 大平台,Web3 小社区具有更多的独立性和多样性。每个小社区都有自己的治理方式、经济体系和社区文化,这些相互支持使得它们成为相对独立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AI 的作用是为小社区提供多样性,同时可能还会提供一些竞争的示例。虽然 AI 的确可以提供强大的力量,但更重要的是在文化输出上提供多样性,这样才能真正实现 Web3 时代的多样化治理。

比特币在绝对中立的市场背景底下进行博弈和交互

在 Web3 和 AI 的讨论中,我觉得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社会治理和反馈机制的问题。控制论的核心概念——反馈机制,在社会治理中非常重要。政策的制定者需要不断接受来自社会的反馈,以便及时调整政策。然而,这种反馈机制经常失灵,导致一些政策对底层群体产生负面影响,而这些群体缺乏传达自身遭遇的力量或者会误判归因。

在过去的计划经济中,政府试图用中央调控来治理社会,但由于缺乏有效的反馈机制,最终导致了失败。现在,我们需要建立更好的反馈机制,特别是要考虑到弱势群体的声音,但同时也要避免他们的误判。我们需要一种机制,能够及时准确地传达底层群体的声音,而不是简单地接受 1% 的人的意见。

当前的金融体系中,货币政策往往由华尔街和美联储共同决定,而这并不一定反映了整个市场的意见。因此,我们需要更多中立的判断,AI 技术可能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另外,Web3 的出现也给了我们一个新的方向,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建立反馈机制,使得每个小群体都有自己的经济体系,互相之间形成反馈。比特币作为一个绝对中立的市场背景,也能为这种新模式的实现提供支持。这样的新模式可能会更加公平、活跃,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

https://www.wublock123.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47&id=28089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