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现状:韭菜不够,镰刀开始互相砍,交易所一片恐慌。

焦点:

1。2017年,毕业仅4年的张亮通过倒卖矿机攒下了百万身家。但此后,他自媒体创业,在二级市场投机,在区块链吃了大亏,又回到了起点。我只是一颗韭菜

2。我花5000块钱从淘宝上买了白皮书的代码,然后根据行业特点加上了区块链如何在行业中应用的内容。一位曾经参与区块链某项目开发的负责人坦言,项目组的简历也可以伪造,或者从网上下载。

3。有接近币交所的人士曾对Prism表示,币交所会操纵k线图,从一些大户的账户入手。这种技术业内称为针刺或定向爆破,交流为王。

4。本来我以为自己是个白领,做互联网工作。结果最后一节课进了监狱。一位接近交易所的人士告诉Prism,警方逮捕的消息让同事们感到恐慌,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正在考虑离职。
地里都是镰刀,韭菜不够,镰刀开始互相砍。梁拿着笔名下了一支烟,幽幽地对棱镜说道。

在他看来,这就是币圈的现状。

At年初,梁文加入了一家区块链公链创业公司,之后辞职创业,为币圈项目提供咨询服务。当时比特币价格
刚刚突破1000美元,国内对比特币和区块链的认知度正在迅速升温,项目方发行硬币的ICO模式也逐渐增多。

On年9月4日,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公告,警示代币发行ICO融资风险,开始关闭国内交易所。比特币价格仍在飙升。2018年初,不眠的区块链三点正如火如荼,区块链概念的非法融资活动盛行。然而,随着监管部门持续严厉打击,比特币价格迅速下跌,许多ICO代币暴跌甚至归零。币圈进入漫长的熊市,逐渐沉寂。

On年10月24日,高层集体学习区块链科技发展现状及趋势,再次引发市场对区块链科技的高度关注。于是,一度沉寂的币圈也借着区块链的热度,试图再次炒作虚拟货币,一些非法集资、诈骗活动死灰复燃。
在币圈三年,梁文亲眼目睹了炒币的混乱和离奇现象:有人一夜暴富,他们靠炒币赚了几百万身家,但更多的人却因为炒币血本无归。
这是一个不断崩溃的人的圈子,也是一个了解人的不良品质的圈子。梁对棱镜说道。在这里,该项目创造了滥发空气硬币的概念;炒币者明知风险高,却抱着一夜暴富、不做最后接盘者的赌徒心态参与其中;要么交易所占项目方和炒家便宜,要么和项目方联合收割炒家。
然而,币圈新一轮的借壳炒作很快被监管层处理。目前比特币价格已经跌至7300美元左右,回到一个月前的起跑线。Prism选择在这个时候和多位币圈资深人士对话,从投机者、项目方到交易所,是借鉴币圈疯狂过往的一面镜子。
靠运气赢得的百万会因力量而失去。
In 2016年,比特币价格从450美元左右翻了一倍多,达到1000多美元,通过囤积硬币一夜暴富的故事广为流传——李笑来加冕中国最富有的比特币人,一直在推广比特币的鉴宝大师郭宏才身价暴涨。与此同时,以以太坊为代表的区块链ICO token融资模式开始流行,区块链科技在金融领域受到广泛关注。

正是在这个时候,梁文正式加入了货币圈。他花了3万元买了尼奥,一个小蚂蚁区块链令牌,当时价格接近4元。不到一个月,NEO token的价格飙升至60元左右。这波操作让梁文获利40多万元。
从那以后,NEO达到了最高水平,破1000元,但梁文说他没有后悔:NEO最初的价格只有1元,当他购买后盈利10倍以上时,他不敢相信它还会继续上涨。
类似的还有NEO,梁文身边的一个朋友,当时大胆投入40万买了5元左右的NEO,2017年底在400-500元持有。
扔了,获利4000多万。
这个发家致富的故事广为流传,但梁文说,幸运的人很少,更多的钱币投机者最后血本无归。一个炒币的熟人炒NEO亏了30多万。虽然数额在一般人看来不高,但这是他当时作为工薪阶层的全部积蓄。另一位澳大利亚钱币投机者以40美元左右的价格买入了NEO,并一直保持至今——NEO的最新价格约为10美元,下跌了75%。
In 2018年,当录音在李笑来泄露时,李笑来对NEO公共链项目发表了评论,称其技术只能在windows服务器上运行,上面什么也不长。即便如此,NEO还是涨到了300元。没人能理解。就连NEO的天使投资人之一王利杰也以1.5美元的价格卖掉了它,后来它被捐赠基金拉走了。
梁文告诉棱镜网,他有个好朋友花了200万买了深脑链2-3元的代币。代币发行价0.15元,很快涨到1元,最高时达到4元,推动的人工智能+区块链概念受到市场追捧。但很快,代币跌到了1元,再到50美分。朋友在5毛钱左右大抄底,没想到此后该项目的代币持续暴跌。现在代币价格已经跌破1分,基本归零。
现在,朋友比项目方持有更多令牌,他们开玩笑说家里有地雷。
依赖于
靠运气赚的钱,靠实力输了。钱币从业者张亮用化名总结了自己用prism炒钱币的经历。
In 2017年,毕业仅四年的他,通过倒卖矿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攒下了几百万的身家。但此后,区块链因自媒体创业和二级市场投机损失惨重,张亮又回到了起点。

At年底,我投资了很多ICO项目,包括英雄链和空间链。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买了它们。我本来预计拿到硬币后会出现大涨,但是拿到后大部分都大幅下跌,之后越来越低,大部分已经是零了。我只是一颗韭菜。张亮叹了口气。
在俱乐部会所的投标模型上,在田地里工作时丢失。种马。这是2018年币圈最流行的口号。梁文也为自己制定了一条规则。每个项目只投入1-2万元,归零没太大伤害,涨上去利润相对有限。
梁文说,炒币的都是赌徒。虽然看起来有些代币涨了几十倍、上百倍,但大多数炒币者都是超短线操作者,稍微涨一点就跑。更多的代币上线后坏掉,逐渐归零。据保守统计,梁文本人持有8枚归零硬币,从几分降到0.001,相当于归零。

500元淘宝买个白皮书,模特图当合伙人

I明明知道两个项目都跑路了,还安排人定期发表文章,制造项目还在正常运行的假象。只要不被戳破,还是有投资人愿意给自己洗脑的。
信。张亮说。

ICO token融资原本是早期众筹R&D投资区块链项目的一种模式,但在巨大的利益诱惑和不规范的约束下,早已成为项目方赤裸裸地割韭菜的一种方式。

I花5000块钱从淘宝上买了白皮书的代码,然后根据行业特点加上了区块链如何在行业中应用的内容。一位曾参与区块链项目开发的负责人回忆说。

他承认,除了白皮书,项目组的简历也可以伪造,或者从网上下载,作为项目合伙人。于是,区块链名下的空气币、山寨币等ICO项目大量涌现。随着9·4五部委的联合公告,这些ICO项目绕道海外,但大部分还是面向内地用户推广。
梁文介绍,币圈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技术尚可的项目往往代币价格不尽如人意,而币价好的项目往往只是因为营销推广好。所以项目方愿意在推广上投入比技术更多。90%的项目都在做一波营销发币,剩下的想继续发展技术,但后来会发现这条路并不容易。
区块链项目开发需要持续投资。一个公链项目需要10人左右的团队,一个月的人工成本也要几十万元。然而,大多数区块链项目根本没有收入,随着融资的寒冬,许多项目方无法生存。
杭州的龙头家族。
开发应用区块链的企业,原本标榜不跟风,只做技术研发。但业内人士告诉Prism,该公司已在2018年年中悄悄推出了货币交易所。
也会有天使投资人来帮忙。但梁文表示,投资人都知道项目的高风险,之所以愿意投资,就是为了快速套现,和项目方赌一把,快速登陆交易所。半年到一年的投资期是长期的。早期投资人拿到代币会有2-3年的锁定期,现在更直接。只要有一波上涨的代币登陆交易所,投资者就会抛售跑路。
炒币者的疯狂也吸引了很多国外项目来做推广营销,试图收割国内投资者。2018年初,一家名为BitFury的俄罗斯公司来到北京进行路演。除了外国技术专家推广其交易技术,它还推动其代币登陆交易所。
然而,币圈的熊市和项目方越来越快的割韭菜,正在加速炒币者的逃离。2018年8月,接近币交所的人士告诉Prism,粗略估计当时中国活跃的炒币者有几十万人,但鲜有新的投资者加入;一年多后的今天,梁文说,目前主流交易所只有几万人,而二级甚至三级交易所只有几千人。
梁的朋友没有一个想发行钱币的,出资50万推广。在交易所,代币又花了100万,却在交易所扎下了根。
本没有买,那150万就浪费了。但是,这是杯水车薪,项目方有可能在运营中亏损几千万或者上亿。
梁杰迪说,项目方本来是想收获投机者的,营销推广和登陆交易所的费用就是前期投入。但随着市场变冷,上市破发,项目方抛出的诱饵面临无人上钩的局面。曾经联手割韭菜的基石投资者和私募投资者也开始收割,割韭菜开始挖韭菜根。
近汇:定向爆破的大款炒家?

在目前币圈熊市的情况下,交易所作为连接币圈项目和币圈投机者的场所。左手的项目方,右手的炒币方,被认为是躺着挣钱的人。

Liang告诉Prism,如果项目方想要登陆交易所,就必须支付货币费用。即使今年上半年行情不好,币圈知名交易所的币费通常也高达千万元,而火币、OKCoin的币价也超过500万元。2018年市场还红火的时候,项目方还得排队交交易所。一些二级交易所,比如抹茶、BIKI,100万元以上的比特币大概有15-20个,也可以给一定的优惠。
随着货币市场的不景气,出现了ICO的变种IEO,即项目向交易所支付一定的费用,交易所帮助项目筹集资金,并在网上出售代币。这种有交易所背书的配资模式曾经风靡一时,但因为没有锁定期,

,上线就可以马上抛,投资人争相离场,多个IEO项目如今早已大跌,SQR和MGC等代币已经跌去99%接近归零。

“这种是纯粹要割韭菜的,现在开盘就破发,因为满场都是镰刀,没有人接盘了。”梁文表示。

对于频繁交易的炒币客来说,交易所收取千一、千二的手续费也是一笔不菲的数目。一些交易所会打出手续费七五折等优惠费率吸引炒币客,但前提是炒币客要购买交易所发行的代币。

如果是资产丰厚的投资者,向交易所缴纳的可能不止是手续费,还有可能是全部身家。

2018年3月AI财经社报道《敌敌畏撒向徐明星》中提到,炒币客杨勇因为参与OKcoin和OKex的合约交易爆仓,总计损失超过1100万元;炒币客刘同在投入32个比特币后,K线图急速下跌又急速上拉,眼看着自己被爆仓;炒币客提供账号密码和异常交易的K线图后,发现异常交易时段的K线图被修改,自己账户交易记录被删除。

今年10月,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私募大佬杨永兴在OKEx交易所和OKCoin平台的账户被注销,账户内代币对应价值约1.4亿元。跟随其进入币圈的20名用户的账户也出现离奇冻结、注销,据称合计资产价值约1.1亿美元。OKEx交易所负责人则回应称该说法无中生有。

梁文和张良均对《棱镜》表示,业内的确盛传有交易所会操纵K线图对一些大户的账户下手,但并无证据。

有接近币圈交易所的人士则对《棱镜》言之凿凿称,这一手法被业内称为“扎针”或“定向爆破”:交易所有数据和信息优势,技术上也有便利,账户等交易记录也掌握在交易所手上,炒币客连证据都不会留下,“交易所就是王”。

“在完全没有监管的环境下,这就是考验人性的恶。”他说。

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李笑来在此前泄密录音中曾反复强调:有人气、有技术,你一定要开交易所!一定要自己开交易所!

交易所人心惶惶,“上班上到监狱去”

当区块链技术被高层关注,币圈一度欢欣鼓舞,借势炒作xx链、xx币之风渐起,比特币价格一度在12小时内从7400美元左右拉升突破10000美元。

但梁文并不这么想:“国家支持的是区块链技术和场景应用,不是发币,所以国内、国外的项目代币很快又开始下跌。”

事实上,在区块链概念重新站上风口一个月之际,比特币价格目前已经跌到7300美元左右,跌回了炒作前的起跑线。

回望比特币以及虚拟币一度暴涨的行情,梁文表示,虚拟货币只是创造了一种大家都认可的替代物。随着后续投资者的不断涌入,其价格被逐渐抬高。但这个圈子里,赚到钱的是早期发币的ICO项目方创始人、交易所创始人、传销头子以及社区头部人士,在后续参与者还不熟悉的契机下利用信息差快速收割资金,且已经被转移到海外,并未继续投入虚拟货币市场,因此虚拟货币价格在2018年初达到巅峰后一路下跌。

在梁文看来,随着炒币客退潮,加上监管打击,币圈之外的力量和资金不会轻易进入,虚拟币价格还将会持续下跌。

但仍有炒币者、传销团伙蹭区块链热度,一些非法活动死灰复燃。一位在宁夏银川某银行工作的人士告诉《棱镜》,有传销团伙在该地一家酒店开会进行炒币活动推广,背景板上以一些虚拟币暴涨数千倍、数万倍举例,场面亢奋。

“请看住你的手,看住父母的手,真想炒币,来银行买点纪念币,纯金纯银的买了不亏。”该银行人士表示。

于是,监管部门对借区块链之名炒作虚拟货币再出重拳。《上海证券报》日前援引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人士表述称,杭州、北京已经先后“端掉”虚拟货币交易所,目前进入起诉程序的已有100多人。此外,多家媒体报道,近日北京警方破获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的诈骗案,抓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

“原本觉得是白领,干的是互联网工作,结果上个班上到监狱里去。”一位接近币圈交易所的人士告诉《棱镜》,警方抓捕的消息让同事们人心惶惶,大家担心被警方突袭,像一些P2P公司那样被一车一车拉走,不少人现在正在考虑离职。

风险提示:防范以"数字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以上信息仅供交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根据央行等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B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不对任何经营与投资行为进行推广与背书,请读者严格遵守所在地区法律法规,不参与任何非法金融行为。本内容仅供广大爱好者科普学习和交流,不构成投资意见或建议,请理性看待,树立正确的理念,提高风险意识。
温馨提示:领域OK仅提供区块链&数字货币平台信息分享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来源于发行方或者互联网。炒币属于投资行为,不等同于银行存款。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投资虚拟货币有极大的风险,本网站提供的任何信息都不构成投资建议、财务咨询、交易咨询,或任何其他建议的依据,领域OK并不推荐您购买、售出或持有任何虚拟货币。在做出任何投资决定前,请先充分衡量风险。如有损失,请自行承担后果。

版权声明:领域OK 发表于 2022年6月19日 pm4:22。
转载请注明:币圈现状:韭菜不够,镰刀开始互相砍,交易所一片恐慌。 | 领域OK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