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案件最新进展:将可能出现不利证词

行业资讯1年前 (2023)更新 领域OK
162 0 0

SBF最新进展:新证词可能会对案件产生重大影响

SBF案件最新进展:将可能出现不利证词

欧易
欧易(OKX)

全球三大交易所之一,注册领50U数币盲盒,币圈常用的交易平台!

币安
币安(Binance)

币安交易所是世界领先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注册领100U。

ForesightNews消息,据CoinDesk报道,律师事务所AkinGroup的合伙人IanMcGinley表示,AlamedaResearch前首席执行官CarolineEllison 和FTX联合创始人GaryWang的证词可能会对Bankman-Fried不利,因为他正在与刑事指控作斗争。 McGinley表示,上周,Ellison 和Wang承认他们知道SBF拥有的贸易公司AlamedaResearch与FTX之间的随意关系,以及据称对客户资金的管理不善。这让SBF的辩护更具挑战性,SBF的律师「很难说服」两名合作证人。

SBF案件回顾:总计刑期最高可达115年

在币圈乃至整个科技界臭名远扬的 FTX 创始人&前 CEO Sam Bankman-Fried(以下简称 SBF),被巴哈马皇家差人于首都拿骚拘捕,行将引渡回美国承受调查。他现在人在拿骚监狱,下一年2月将举办引渡听证会,而且他将不被同意假释。

SBF 在美国被指控犯下2项电汇诈骗诡计、2项电汇诈骗、1项洗钱(每项最高20年),以及1项产品诈骗、证券诈骗和违背竞选财政规则(最高5年)。

从 CoinDesk 对 FTX 的调查文章,到币安赵长鹏的一系列揭露动作,不到一周时刻,FTX 崩盘工作的导火线就被点着,而整个买卖所以及渠道上最大做市商 Alameda Research 等一系列相关组织的诈骗、资金移用罪过,在短短一个月内就被曝光。

曩昔一个月里,SBF 以一种令人费解的“来者不拒”般的姿势,承受了几十上百次的采访,妄图“拯救”局势,混淆视听。这些采访数量之多,其话术之相同,许多人的耳朵都要起茧了……

SBF案件最新进展:将可能出现不利证词

当然,世人也都在等着 SBF 被被依法从事,等的花儿都快谢了。但是考虑到他和团伙久居巴哈马,即使出资人和渠道用户建议民事诉讼,就算 SEC(只要民事权利)对其调查,也百般无奈——必须由美国司法部分对其建议刑事诉讼,而且触发与巴哈马的引渡协作条款,才可以真正对 SBF 进行人身束缚。

令人意外的是,就在本周一,这件看似杂乱的事儿竟然就这么忽然产生了。

巴哈马司法部长办公室指出:该国是在收到了美国有关部分对 SBF 正式建议刑事诉讼的告知之后,才依照两国司法协作条文对 SBF 建议的抓捕。巴方还表明,美国司法部希望赶快引渡 SBF,而该国也会全力合作。

在周一拘捕产生的当晚,美国司法部 (DOJ) 对 SBF 的正式起诉书仍处于封存状况。周二早间,起诉书正式解封,各种最“尖端”的金融诈骗类罪名,SBF 底子来了一个“大全套”。

本案将在美国纽约州南区 (SDNY) 联邦区域法院审理牵头。别的,美国证券买卖委员会 (SEC)、产品期货买卖委员会 (CFTC) 也都分别对 SBF、FTX、Alameda Research 建议了民事诉讼。

在本文中,咱们将对 SEC、DOJ、CFTC 的起诉书进行分析,妄图还原在司法部分和监管者的眼中,SBF 和他的团伙们究竟做了些什么。

1. 诈骗和资金移用,从创建伊始就已存在

司法部起诉书指出,SBF 对 FTX 的顾客密议诈骗行为,最早可以追溯到2019年——也即 FTX 渠道创建的时刻——并一向持续到本年11月 FTX 恳求破产,才正式完毕。

在明知成心的前提下,SBF 及其团伙合谋对顾客进行电汇诈骗,相关行为违背了美国法令。司法部调查发现,“被告知法犯法规划了诈骗的计划和方案,并经过虚伪和诈骗性的假装、陈说和许诺来获取金钱和产业,而且对涉案金钱产业进行了跨州和跨国电汇。”

在2019年,公司创建伊始,SBF 就现已急不可耐地经过移用 FTX.com 渠道顾客资金的方法对顾客进行诈骗。SBF将这些资金挪到加密对冲基金 Alameda Research 的账上,用于出资和付出其自己以及 Alameda 的费用和归还债务。

至于从 FTX 移用资金到 Alameda 的方法,首要以下两种:

引导 FTX 用户将法币存到 Alameda 操控的银行账户中;

为 Alameda,也即渠道上的指定做市商,供给“近乎无限”的信誉额度。

而这个支取信誉额度,是如何操作的呢?

1)FTX 在聚集用户资金并操作向 Alameda 的转账时,直接采用了毫无讳饰的资金混合 (commingling of funds)方法,将全部的用户资金搬运到一个名为 [email protected] 的自有法币账户。

实践上这个账户归于 Alameda。经过这种符号方法,SBF 掩盖了 Alameda 在 FTX 的实践债额。

2)SBF 指示职工撰写了特别的代码,在2020年5月实装。这些代码答应 Alameda 的账户在渠道上坚持负余额而且不受影响。而任何其它用户账户都不答应呈现负余额。

3)然后,SBF 还屡次组织 FTX 进步这个账户负余额的额度,实践上为 Alameda 供给了近乎无限的信誉额度。没有任何其它 FTX 用户账户可以享用类似的组织。

4)不仅如此,SBF 屡次揭露揄扬渠道所具有的强制平仓 (auto-liquidation) 功用,Alameda 可以对其完全“免疫”。

(说句题外话,这一状况跟之前的“妖镍”工作较为类似。其时买卖所 LME 一向不敢对错空了镍价的青山控股强制平仓或追缴保证金,以防止这位超级大客户呈现巨额亏本而带崩整个商场。)

SEC 的调查中也指出,在2019年5月开端,SBF 在诈骗 FTX 顾客的一起,也对 FTX 公司股权融资实体的出资人进行了出资者诈骗,总计金额超越18亿美元。

2. FTX、Alameda 张狂的私益买卖

SEC 起诉书写道:

“在(2019年到2022年)这段时刻里,SBF 假装成一个负职责的加密社群首领。他揄扬监管和职责的重要性,而且告知大众和出资人 FTX 是一个创新和负职责的渠道。来自全世界的顾客相信了他的谎话,向 FTX 发送了数十亿美元,而且认为他们的财物在 FTX 买卖渠道上是安全的。”

但从一开端,SBF 就在将客户财物搬运到他私家持有的加密对冲基金 Alameda Research,然后用这些资金进行未发表的风险出资,购买豪华的房地产,以及进行巨额政治捐款:

SEC 指出,SBF 在巴哈马的办公室和居处过着豪华的日子,而且将数十亿美元的客户资金投入高风险的投机性买卖。但是在本年5月加密价格崩盘,SBF 的“纸牌屋”开端坍塌:

Alameda 的基金出资人要求归还数十亿美元,但是虽然 SBF 和团伙现已从 FTX 向 Alameda 进行了巨额的违法转账, Alameda 却依然无法偿付。

此刻,SBF 不光没有中止违法行为,反而持续指示 FTX 将更多客户财物搬运到 Alameda——持续肆无忌惮地割散户的韭菜,送到 Alameda 大客户的手上,妄图保持这些大客户的联络。

3. Rug Pull 跑路

SBF 肆无忌惮的客户自己不合法移用行为,不光没有抢救局势,反而进一步加重了整个局势溃散的速度。

此刻,SBF 好像现已决议进行 Rug Pull (抽地毯/跑路)的操作。SEC 起诉书写道:

在整个2022年夏天,SBF 持续指示 FTX 搬运数亿美元的财物到 Alameda,经过后者进行更多的风险出资,而且向自己以及其他 FTX 高管供给“告贷”。

即使在丑闻现已完全败露在全世界面前时,SBF 依然在持续毫不隐讳地说谎。

SEC 写道,即使到了本年11月,在 FTX 现已面对几十上百亿美元价值的提款撤资要求的时候,SBF 却仍在经过一系列佯装抱歉和修正问题的推文,和许多的揭露采访,来诈骗它的出资人,妄图安定他们的决心,乃至取得更多的出资,以妄图“添补一个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大洞”。

4. 终身制止从业?

在 SEC 的眼中,SBF 好像现已不再是一个一般的罪犯了,而是某种类似于诈骗上瘾的“疯子”。

在起诉书中,该组织对 SBF的点评是:“若不永久束缚,还会持续违法。”

当然,这儿 SEC 建议的并不是把 SBF 完全关起来(虽然现在看三部分三份起诉书的罪名合起来现已快等于“终身拘禁”了)。

正如前文说到,SEC 仅仅一个职业监管部分,只要民事监管和法律的才能。它在这儿体现出的建议,实践上是对 SBF 进行终身制止从业。

SEC 这样的要求,可以说完全不过火。

以之前马来西亚 1MDB 腐败案为例,不合法买卖金额总计有65亿美元,高盛高管 Tim Leissner 个人不合法所得只要大约4300万美元,就现已被 SEC 判处终身制止从事证券业。

而 SBF 这次的罪过严峻得多,涉案金额更是无比巨大——若真被终身制止从业,是适当合理的。

5. 今后还瞎接采访么?

SBF 自己在曩昔一个多月时刻里胡乱承受的各种采访,其间许多内容都将在后续的刑事、民事案件审理中被用于抵挡他。

比方在 SEC 起诉书中写道:在12月1日的一次电视媒体采访中,SBF 底子直接“认罪”了 FTX 所揄扬的风控引擎压根没用,由于它并没有在公司高管毫无遮拦的资金移用行为中,对用户资金进行任何的维护。

在那次采访中 SBF 说:“这些产生的工作,如果我每天多花一个小时考虑 FTX 的风控问题的话,我不认为这些工作会产生的。”

再比方,本年11月7日,SBF 发推声称 FTX 依然具有偿付才能:“FTX 没事,(大家的)财物没事……FTX 有满足的(财物)来补上全部客户财物……”

SEC 指控他明知“具有偿付才能”的声称是谎话。现在,这条现已删去的推文,也要被用作证供来指控 SBF 诈骗顾客和出资人了。

再比方,在上个月底的一次 Twitter Space 语音聊天室中,闻名反诈博主 Coffeezilla 上麦,向 SBF 发出了一系列精心规划的问题,诱导 SBF 泄漏了或许他底子就不应该泄漏的状况:

在10月底11月初公司账面完全崩盘之前,公司对全部提现恳求都“天公地道”,“先来先得”(first come, first serve)。

但是 SBF 所描绘的这个状况,恰巧证明了在 SBF 及其团伙所管理全部组织之间,是存在资金混合状况的。不仅如此,Coffeezilla 再次证明了 FTX 违背了其用户服务条款 (ToS) 中关于“用户资金永久安全,不会被视为 FTX 财物或被借给 FTX。

(资金混合 commingling of funds, 指的是经纪人或买卖所将其客户资金与自有资金混合在一起,或将不同来源的非自有资金混合在一起,是一种典型的金融诈骗行为。)

最终,值得一提的是:上周二,也即他被捕的次日,SBF 本来计划到会众议院听证会。在周一晚间被捕后,他本来预备好的证词全文,也得到了曝光。

榜首句话,便是:

没错,这位恶名加身但又较为传奇的年青创业者,预备在美国立法部分的面前,在全世界的面前庄重发誓后说出的榜首句话,便是一句脏话。

或许对于 SBF 来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崇高的东西了。

全部都仅仅打趣罢了。

SBF恢复的“审判故事”还在继续。

上周四,FTX创始人SBF首次在美国法院出庭。面对受到的证券欺诈和洗钱等8项罪名,他将以2.5亿美元的保释金获释。

2.5亿美元的个人保释金由他父母在加州房屋的产权、他父母的签名以及另外两名财务负责人的签名作为担保。联邦检察官 Nicholas Roos 表示,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审前保释金之一。保释条件还要求他和他的父母待在一起,并接受电子监控、交出他的护照。

Roos 还表示,保释金的规模将“严重限制被告的行动能力”。但此类保释方案通常不要求抵押品的金额达到保释金额,这意味着SBF不是真的必须拿出2.5亿美元这么多——他的律师 Mark Cohen 强调了他的经济状况在恶化,控方和辩方都认为他的资产已经大幅缩水。

在听证会上,SBF说他可能只有10万美元。令人唏嘘不已的是,他曾坐拥价值320亿美元的庞大加密货币资本帝国。

可以肯定的是,用于抵押的房屋资产净值远远达不到2.5亿美元这个数额。如此高额的保证金更像是一种警告:如果弃保潜逃,财务后果非常严重。此类保证金也表明了被指控罪行的严重性。

批准该保释方案的美国地方法官 Gabriel Gorenstein 认为,SBF逃跑的风险很小,而且就未来的金融犯罪而言,他不会对公众构成危险。

Gorenstein 说,SBF可能太出名了,不可能成为逃犯:

被告已经声名狼藉,不可能进行金融交易。臭名昭著也会给逃跑带来风险,被告很难在不被认出的风险下隐藏起来。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Alameda Research 前首席执行官 Caroline Ellison 和FTX联合创始人 Gary Wang 也都对相应的欺诈指控认罪,并同意与检方合作。其中,Caroline Ellison 面临着最高110年的监禁。

亿万富翁、对冲基金大佬 Bill Ackman 向SBF发出了严厉的批评声:“我本能地想要相信人们最好的一面。再加上我坚信一个人在被证明有罪之前是无辜的,我可能会有相信一个骗子的风险。SBF缴纳2.5亿美元保释金本身就是一项刑事起诉,也是对他迄今为止所说的一切的反驳。”

SBF案件最新进展:将可能出现不利证词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