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最贵罚单:币安被罚43亿 CZ辞职。

历史最贵罚单:币安被罚43亿 CZ辞职。
综合来源:Coindesk  Reuters Bloomberg
11月22日,币安被美国司法部指控违反制裁和汇款法,并同意支付 43 亿美元罚款来和解指控,这是美国从企业被告处获得的「最大处罚之一」。
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币安将向 FinCEN支付 34 亿美元,向 OFAC 支付 9.68 亿美元,两家机构均指控币安违反了《银行保密法》和制裁计划。币安已表示将向美国司法部支付 43 亿美元的罚款和没收,以和解对其违反制裁法和未能维持适当的「了解你的客户」计划的指控。
此外,作为与 FinCEN 和解的一部分,币安将「完全退出」美国,并任命一名为期五年的监督员,负责监督该交易所的制裁合规计划。在此期间,美国财政部将可以访问币安的记录和系统。
创始人赵长鹏在西雅图承认了他个人面临的指控,并同意支付 5000 万美元的罚款,并辞去CEO一职。前阿布扎比监管机构、后来担任币安区域市场主管的 Richard Teng 将接任CEO一职。
历史最贵罚单:币安被罚43亿 CZ辞职。
根据周二公布的一份法庭文件显示,币安被指控未能维持适当的反洗钱计划、经营未经许可的汇款业务以及违反制裁法。
另一份文件显示,赵长鹏承认违反《银行保密法》并导致一家金融机构违反《银行保密法》。美国司法部表示,他的罚款将从他欠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金额中扣除。
「币安员工知道并讨论过该公司正在为受制裁国家的数千名用户提供服务,他们知道为美国用户与受制裁国家的用户之间的交易提供便利将违反美国法律。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司法部长Merrick Garland在周二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Garland表示,币安支付的 43 亿美元罚款是有史以来从企业被告处获得的最大罚款之一。该交易所的总体罚款仍为 43 亿美元,其中部分金额记入各机构的账户。
另外,美国财政部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也宣布了与币安的和解。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指出,币安与其部门的洗钱和制裁监管机构达成的和解是财政部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和解。
周二早些时候,一名高级官员对记者表示:「我想确保人们真正了解这种监控是多么史无前例。」「我们不仅要追查这种恶劣行为,而且还要将币安完全撤出美国。」
这位官员澄清说,Binance.US交易所是币安美国子公司 BAM Trading Services 的运营名称,是一家注册货币服务企业,因此不受币安退出的影响。
这些机构表示,币安允许与哈马斯、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朝鲜和其他受制裁司法管辖区有关的个人、洗钱者和恶意网络安全行为者使用其平台。
新闻稿表示:「由于不遵守反洗钱和制裁义务,币安使得一系列非法行为者能够在平台上自由交易。」
根据其认罪条款,币安将必须任命一名独立的合规监察员,任期三年,并向美国政府报告其合规工作以及罚款。赵长鹏被禁止「现在或将来参与币安的任何运营或管理」,尽管该禁令在监督员被任命三年后终止。
币安案的解决代表着美国政府针对大型加密货币玩家的又一次重大胜利,而就在几周前,FTX 创始人 Sam Bankman-Fried 被判犯有与其加密货币交易所相关的欺诈和共谋指控。
根据未密封的文件,赵长鹏「优先考虑币安的增长、市场份额和利润,而不是遵守美国银行业法规。」文件称,「最好请求原谅,而不是获得许可」。这种心态贯穿于币安在赵长鹏所谓的美国「灰色地带」的运营中。他确保币安不会收集有关其用户的「了解你的客户」信息,因为他认为这会抑制其增长和吸引力。
这种疏忽使币安面临违反多项美国法律的风险,包括制裁规则。根据法庭文件,赵长鹏的工作人员警告他,该交易所正在为来自受制裁国家的用户提供服务。
币安曾经的目标
币安早期的大部分收入、交易活动都依赖于美国客户,因此也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币安的目标是美国市场的增长,特别是「VIP」用户的增长,这些用户推动了交易所的交易量和收入。这些超级用户及其流动性帮助币安成为加密货币交易领域的巨头。据政府称,币安的高管「跟踪和监控」该交易所在美国市场的表现,甚至吹捧他们的成功。
文件称,2018 年初,该交易所多达 30% 的网络流量(以及同样多的收入)来自美国。当CZ得知此事后,他表示币安应该屏蔽 IP 地址并实施「了解你的客户」要求,因为「这比失去一切要好」。
尽管如此,据政府称,CZ 和币安通过 API 保留了最有价值的美国用户,使他们能够继续使用主要交易所。即使币安推出了一个单独的美国交易所——Binance.US,该交易所也实现了主交易所所缺乏的 KYC 要求。
2019 年 6 月,CZ 和其他币安高级官员“鼓励”高价值美国客户「隐藏和混淆他们在美国的联系」。币安官员在录音电话中讨论了这些策略,并指示员工协助这些客户规避合规性,例如暗示他们应该使用不同的 IP 地址。
截至 2020 年 9 月,该主要交易所约 16% 的客户群来自美国——尽管有禁令,但美国仍然成为币安最重要的国家。「接下来的一个月」,币安重新标记了相应的饼图,将「美国」用户群标签替换为「UNKWN」。
这些客户在 2017 年 8 月至 2022 年 10 月期间为币安创造了「数万亿美元的交易」,并创造了 16 亿美元的利润。
反洗钱失败
币安的合规失败还导致其处理来自包括 Hydra 在内的暗网市场和包括 BestMixer 在内的加密货币混合服务的数亿美元交易。
有时,币安的工作人员会意识到犯罪分子正在使用该网站,但无论如何都会让他们继续,「特别是如果他们是 VIP 用户的话。」他们没有被引导非法交易用户,而是被指示检查他们的状态,并可能警告他们不要再次从暗网市场转移资金。
这种快速而宽松的心态对币安遵守美国制裁制度产生了巨大影响。坦率地说,它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确保资金不在美国和伊朗之间流动。
每个交易所的内部都有一个匹配引擎:帮助在买家和卖家之间转移代币的计算机代码。币安的引擎将美国用户与伊朗用户进行匹配。文件显示,币安造成了「至少 110 万笔」非法交易,价值近 9 亿美元。
政府表示,CZ 和他的副手知道他们的匹配引擎可能会导致币安违反美国法律,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这种情况。唯一的解决方案是对所有用户实施 KYC,但直到 2022 年 5 月他们才完全采取这一步骤。
币安的回应
币安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承认了其与各机构达成的「决议」,称该交易所在过去几年中一直致力于重组,并引用其「新领导层,具有丰富的合规经验」。
博客文章称:「我们相信币安将成为一家更强大的公司,为未来 50 年奠定基础。」
该交易所新任负责人Richard Teng表示,币安仍拥有约 1.5 亿用户和数千名员工。
「我的重点将是:1)让用户放心,他们可以对公司的财务实力、安全和安全保持信心 2)与监管机构合作,在全球范围内维护高标准,促进创新,同时提供重要的消费者保护 3)与合作伙伴合作推动 Web3 的增长和采用,」他在社交媒体中表示。
赵长鹏表示,他可能会从事被动投资或成为不同项目的少数股东,以及更多地关注去中心化金融(DeFi)。
「重大」行动
美国司法部周二早些时候宣布,将与Garland、Yellen、副司法部长Lisa Monaco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主席罗Rostin Behnam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所谓的「重大加密货币执法行动」。在新闻发布会上,Monaco表示周二的行动「向加密货币和 DeFi 公司发出了明确无误的信息」。
每位官员都提到了币安涉嫌的违规行为,其中包括糟糕的反洗钱程序。
Monaco 表示:「在与美国客户建立业务的五年时间里,币安为涉及受制裁国家和个人的非法支付提供了近 10 亿美元的资金。」
彭博社率先报道称周二的新闻发布会将涉及币安,周一报道称,币安可能会以 40 亿美元的罚款和延期起诉协议来和解司法部的指控。路透社后来证实,该公告将详细说明司法部与币安的交易。《华尔街日报》首先报道了赵长鹏将辞职的消息。
针对 Binance 与美国监管机构达成历史性和解的新闻,Coinbase 首席执行官 Brian Armstrong 发表评论,强调拥抱合规是正确的决定。自 2012 年成立以来,Coinbase 一直采取长期视角,重视合规,获取必要的许可证,招聘合规和法律团队,并以赢得客户信任和遵守规则为品牌核心。Armstrong 表示,尽管合规的道路更加困难和昂贵,且无法迅速推出所有客户需求的产品,但这是正确的方向,因为他们相信法治原则。
他提到,今天的新闻进一步证明了 Coinbase 所选道路的正确性,并为整个行业开启了新的篇章。尽管在美国运营过程中因缺乏监管明确性而面临许多挑战,但他希望这一和解能成为终结不确定性的催化剂。
据美国财政部公告,为确保 Binance 履行其和解条款,包括不向美国人提供服务,并确保非法活动得到解决,财政部将通过监督员保留对 Binance 账簿、记录和系统的访问权,为期五年。如果 Binance 未能履行这些义务,可能面临额外的重大罚款,包括 1.5 亿美元的暂缓罚款,如果 Binance 未能遵守所需的合规承诺和监管条款,FinCEN 将收取这笔罚款。
该监察员将监督必要的补救措施,以解决 Binance 未能遵守反洗钱和制裁义务的问题。该监管机构还将定期进行审查,并向 FinCEN、OFAC 和 CFTC 报告其调查结果和建议,以确保 Binance 持续遵守和解协议的条款。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