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鱼 培才 葛越晟: 谈牛市到来时间 SEC监管 香港政策 比特币铭文与以太坊“大一统”

主持人:吴说区块链 Colin Wu

嘉宾:Cobo 创始人神鱼、Matrixport CEO 葛越晟、资深矿工李培才

Colin Wu:想请三位嘉宾聊一聊,目前你们对于牛熊周期的一个思考或者研究有没有变化,你们觉得熊市它大概还需要维持多久以及下一个牛市会在什么时候到来?

神鱼:关于牛熊周期的判断和周期,从我的角度来讲没有大的变化。

因为几个大的因素,一个因素其实是整个如果要刻舟求剑的话,整个行业之前一直遵循的是每4年减半一次的周期,明年四五月份会是一个正常的比特币减半周期,那么正常一般来讲从历史上来看是减半完之后的6个月左右会启启动一轮新的行情。所以这是一个之前的叙事逻辑,但这一次减半因为变化的数量会少一点,所以可能影响不会那么的剧烈。

第二个角度来看,就是说从行业原生的创新来看,目前来看主要围绕的是二层网络的这些拓展和性能的提升,这些核心的主网大部分的时间也都是在明年Q1、Q2能上线,所以这个周期也基本上一致。

第三个就是说从入场资金的角度来看,我们尤其近几周我们看到非常多的比较有希望的传统资管公司ETF的申请,ETF的申请的带来的截止日期大差不多也在一季度,所以这几个日子基本重合了。

还有一个核心因素是宏观的因素,这可能也会在明年才会出现一些加息的转折点的一些落地的行为。所以从几个角度来看,我个人都觉得这个周期可能是得指望明年Q1、Q2以后的这一段时间里面,看会不会有新的行情资金的流入和新的叙事逻辑。

李培才:我也是比较同意神鱼的看法的,我觉得一个周期它减半是一个锚,但是仅仅减半自己能不能撑起一个独立的周期,我觉得还有待观察,虽然我们看到了12年、16年、20年,那么都是在减半之后比较有一个牛市的行情,但是这个事情我们就观察了三次,是不是可以拿它来预测第四次,我觉得这个地方是要打一个问号的,但是我觉得从过去的经历来看,周期从来可能都不是一个因素主导的,这里面经常会有一些叙事的叠加,比如说12年13年的牛市,我当时记得也就是炒塞浦路斯危机,还有以及当时比特币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尤其是中国社区的进入,这些我觉得可能都有关联,18年当时以太坊是讲了一个IC0的叙事,20年2220年的21年的牛市,有这个 DeFi Summer的这样的一个新的叙事。24年会不会有一个新的,可能也是几个因素的叠加,如果仅仅有减半的话,我觉得可能对那么牛市有多大的支撑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这里面可能要观察的一个宏观环境会不会是一个比较大的影响,因为我们在去年我们就看到了在加息的宏观环境下对整个的币价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如果说到了明年,美联储如果说在一个减息的扩表的环境下,有可能更会跟减半去做一个叠加,就可能会把牛市给推到一个比较高的高度。但是这里面可能还有一个因素,有没有新的叙事,或者说我们行业内有没有什么新的亮点,让大家觉得这个他会比较有价值的这样的一些新的功能被挖掘出来,我觉得这个其实也是挺值得关注的。

就类似于17年的IC0跟21年的DeFi,我记得前两天看明道老师写过一些这个行业里面,虽然可能现在大家可能还没有那么热,但是我觉得一些有价值的事情还是在往前的推进,比如说L2、DAO、闪电网络,还有 BTC的现货ETF,这些事情它如果都能够在明年进一步的落地,甚至有一些应用的爆发,我觉得明年的减半周期还是可期待的。这个大概是我的观点。

葛越晟:我的观点其实这也差不多,我一直觉得应该下一个周期应该是明年的上半年,我额外提醒一点,一般这种周期来之前,通常还可能会有一波比较大的暴跌,然后前段时间就是 SEC 起诉后出现了挺奇怪的情况,就是各个交易所流动性在快速的枯竭,成交量非常低,然后一下子那段时间稍微看一下这些数据,就有一种往日重现的感觉,当时312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所以当时我一度觉得可能是要来一波类似于312这样的行情,结果突然美国来了个利好又往上拉了。所以我个人感觉说一般周期之前可能还会有一次探底的过程,这样子它的底部会形成的更扎实。然后这个也会让那些手上有筹码的人更加放心的入场,这个也可能是大家下一次周期之前最后的抄底机会了。

Colin Wu:第二个问题就是想想请三位嘉宾聊一聊,你们觉得现在 SEC 关于加密货币是否被判定为证券的标准会不会对行业起到非常大的影响?尤其是在今年大量 Token 被认定为证券的情况下。

神鱼:这个问题其实我个人就不太专业了,因为这些涉及到一些法律的问题,我个人是对这个问题是这么看的:首先这一波的监管的加强,我个人视角看起来觉得应该是 FTX 余震的一个直接影响,可能是监管对行业过去一年多发生的这些破坏性的事情的一个反思,然后可能是一个补偿性的加强监管,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也有一些误伤。然后是说在对这些币种列为证券也好,或者说把它从一些合规的交易所下架的过程中,其实是有利有弊。我觉得这是好的一点,是让大家能看到大家在熊市的周期里面对比特币这些核心资产的信心变得更强了,因为监管其实明确表明了有一些代币它不会是证券,所以这是好的一点。因为在熊市的时候,大部分的资产其实波动也比较大,那么其实在币圈长期来看,其实你拿住核心资产就够了,那么我们也看到这些核心资产也没有被 SEC 列为证券。所以在这个角度来看,尤其是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讲,其实是一个保护作用了,虽然是有点被动。

另一个角度来看,其实是对行业的创新和和一些前沿的一些探索可能会有一些影响。我们也看到了有一些北美的创业者,其实他们在现在的高压的环境之下开始转换这些阵地是吧。甚至原本有发币计划的项目,他们就不发币了,然后这一块可能尤其是如果监管持续是这样的一个高压,并且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话,对于尤其对北美的一些行业的创新,我们这个行业大部分早期的创新还是在北美地区发生,会产生一些被动的影响,可能会导致围绕硅谷的这些创新的一些集聚的地区人才开始扩散,然后最终可能会对创新的发生、涌现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

但是监管这个事情,其实我个人看是随着行业逐步的成长,规模的扩大,势必会发生的,但是我们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又导致我们有很多的技术手段和方式监管其实没法完全的落地,所以监管也会针对行业的特性去调整自己的节奏,适配行业的发展,因为最终可能很多监管看起来是那样,但是实际没法落地,最终也会达到一个新的平衡,所以这个事情我觉得其实是好坏都有的一个状态。

李培才:我是觉得行业里面确实有些大部分的币种,基本上我觉得它跟证券是关联度是很高的,除了去中心化程度比较高的 BTC LTC,就是作为货币的这些共识的币之外,甚至因为我也觉得从整个的这些币的定位来看,很多的你像 DeFi 这些,多多少少都有点商业的股权的性质。还有分红、有回购这些的,其实上我觉得跟证券是特别像的,因为现在SEC把这个事情理清了,我觉得这个事情也有可能长期来看也可能是好事,就是说既然是证券,可能大家以后就按照一些证券的方式去监管,但是我觉得这个行业就像神鱼说的一样,因为它确实有很多的技术手段可以避开这个定义。

还有一个就是大家看一下流动性的问题,咱们可以到一些监管比较弱的地方来,我觉得弄不好是个好事儿,我是这么乐观的想。以及有可能是把 BTC LTC BCH 这些跟证券关联度比较弱的这些偏货币的这些链,澄清它不是证券,有可能对这些币本身来讲,尤其是 BTC,他可能反而是没有监管的压力了,可能后面的现货 ETF 什么的可能就能够顺理成章的上了,本身我觉得这行业是个利好。

剩下的很多我觉得如果其实是一个功能性的定位,你是一个生息性股权,可能大家就按照股权来交易,甚至你以后就按照股权来监管,按照股权给这些持有这些代币的股东们去该分红分红,你该披露披露,该整理财报就整理财报,然后把这些东西规范起来,甚至我觉得也对这个行业的发展可能也有好处,就是说在证券的发行上,有些地区它可能政策比较严,有些地区可能会比较弱一点,可能更多的创业团队可能会选择把证券的注册地,比如说你是注册到监管比较友好的国家。但是你本身链上的交易它就是竞争化的,实际上对证券的发行方来讲,你的盈利的池子所在交易你又不知道,它只要流动性是足够的,其实你不是特别care说你证券到底是不是注册在哪个市场上,对吧?我觉得这样的让从法理上有可能这个项目方你需要完成一些证券的注册的这些事项,从技术上他又没有办法完全的就是说像以前那样,就是说我到美国市场去监管就很严,但是我能有很好的流动性,我到一个比较落后的发达欠发达地区去,虽然他们可能会欢迎我在那注册证券,但是我又没有办法拿到美国的订单,但是我觉得在公链上是不存在这样的地理限制的,有可能我可能到一个监管比较友好的国家去注册,然后我的交易还是在 ETH上,我完全不受到任何的影响,但是我觉得注册这个事儿可能本身多少。

我觉得可能还能够把一些项目方可能规范起来,可能大家这种恶意的完全的庞氏的骗局说不定还能变得少一点,我觉得因为监管我觉得本身也是一个怎么说也是一个平衡证券发行的一种比较有效的社会技术,如果完全没有监管这一块可能确实是鱼龙混杂,可能好坏都有,如果有监管之后,说不定也有一些好的变化,所以我的感觉是这个事儿对BTC这种定位成非证券本身就是个好事,然后对于剩下的这些代币,如果你就是证券,如果后面真的按照证券来监管,你找一个监管友好的地方也未必是坏事。

葛越晟:我挺想把证券这个事儿放到最近一连串 SEC的动作和美国发生的动作中的一部分来看待。其实大家如果串在一起来看这个市场还是整个动作还是挺有意思的,SEC首先是打压了币安和Coinbase,第二个他是去定义了什么是证券,什么是Token,什么是 commodity,他尝试去定义他没有立法,但是他就宣称他觉得哪些事情他就是证券,哪些不是。

同时华尔街又跑出来一个看上去背景极其夸张的 edx 那个差不多集齐了华尔街一半以上的我们平时能够在新闻媒体上看到的银行和这些投资机构,这一整串事情放在一起我觉得就很美国。因为SEC是一个监管机构,它里面大多数人都是学法律的。他照理说这个通常是不会那么集中的去配合一个新的交易所发布去做这些动作,但是它恰恰它就配合了一个新的即将要上线的美国的机构交易所去做这个动作,而且它整个规则的设计很接近于纳斯达克的一家股票交易所,就是这样的,有SEC来决定来注册,然后说你到底可上可不上是吧?

首先你说你要去纳斯达克上市,你就要先过SEC那一关,然后你才能上到交易所里去,对吧?就好像今天你首先要被SEC认可,说你不是证券,你可能才能上美国的交易所,然后同时它又倾尽全力的去把这家交易所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对手都去打压了一遍,然后在伴随着这家新的交易所的公开的上线的新闻,我觉得有可能是两种结果了,一种可能是纯粹是巧合,然后第二种可能性确实这个事情是美国精英阶层的一种运作,这个事情在美国这种套路也比较常见,如果是后者的话,这个事情还是会产生非常大的深远影响。

一个是说我在FTX出事以后,我就觉得美国的监管变得非常的有毒,然后从不让 Crypto 公司开美元账户,然后到各种各样的打压,到整个你去美国,尤其去纽约谈论Crypto的这种氛围。甚至都到什么程度,就是出FTX事件以后,因为那个时候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本来约了银行的人想要聊一聊,结果人家突然就说不见了等等,然后我曾经一度觉得是不是美国它其实在Crypto这个事情上就完全转入到负面意见了,但 edx的上线和它最近SEC做的一系列这种动作,就给我一种猜测,就是说他们其实也不是,前面所有做的这些动作就是铺垫,然后其实他还是要夺回美国在Crypto世界的阵地的,而且这一次的手段更加来得强硬,监管部门的介入程度更加来得深刻。

当然就算是这样的格局,它也没什么坏处在我看来,因为你不去纳斯达克,你可以去港交所。这个世界也不是美国的,只是说未来你想要美国投资人的钱,你想要上美国的交易所,可能就是要经过 SEC的批准了, SEC以什么样的标准来批准,这个事情它就又变得在整个立法的过程中,它一定又有很多的可左可右的问题,很多选择这种问题。所以我感觉如果是我讲的后者,我猜测的第二种可能性确实是美国一些人在下棋的话,这个事件其实会成为Crypto历史上非常标志性的事件。

Colin Wu:你们觉得香港这个事情对这个行业或者对华人世界的社区来说意义大不大?究竟有哪些意义?或者说你们觉得比较值得关心、比较有价值的地方。

葛越晟:我觉得香港这个事情,按我刚才的阴谋论的叙事逻辑来讲的话,香港资本市场以前是这个世界上肯定是排名前三火热的资本市场,最火热的资本市场依然在美国,但是香港绝对都是排的上号的,现在在香港又对Crypto如此欢迎,在尝试构建一个Crypto的市场,里面包含了交易所,包含了基金,包含了一系列他们的ETF等等一系列这些东西。

我觉得对于Crypto社区来讲,这肯定是个好事,资本市场有竞争,这个才能促进成才能促进行业的增长。但香港这一次因为它确实还没有完全落地,所以没法看到它具体制定的规则是什么样的。Crypto这个东西确实作为像神鱼讲的东西,作为一种新兴的技术,在监管上其实挺困难的。我举一个香港它监管的例子有点不太符合我们这种老币圈人的直觉,他要求每一个交易所都要有一个自己的托管公司,因为 cobo和matrixport都做托管,我们知道说做托管这个事情成本之高,责任之大,然后技术之难,让每个交易所都去自己做个托管。这个似乎不像是一个正确的技术层面上的方向,所以我觉得出发点是挺好的,未来也很值得期待。但是对一个新事物的监管和建立一套确实符合市场的秩序这个事情对于香港的立法者挑战还是挺大的,希望他让能够成功,如果有错误的话能够尽快纠正。

李培才:我也同意大家的看法,我觉得这个事情至少从行业从港府的意愿上来看,他们确实还是很真诚的,他们确实是想在这一块做出一些事情来,但我觉得背后的动机可能也是觉得这块其实上是一个可以加强香港的金融中心的一项措施,对,因为现在这些金融市场之间,虽然香港以前就像葛越晟大说的,他是前三大的这种金融市场,但是应该说随着整个时间的推移,就是他的地位也在受到很多地方的挑战,所以新加坡和迪拜对吧?

这些都在去竞争这个地位,他们就觉得肯定还是有一些压力的,所以他们也是想尽可能通过Crypto RWA 元宇宙这些东西可能是能够通过这些新的市场去抢回一些自己的份额,甚至给自己一些新的竞争的优势。我觉得这个态度应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确实可是走这个行业的监管,它其实也面临着一些技术的跟很多的困难,对吧?这里面技术上可能也跟原来的这种金融市场区别比较大,然后这里面的问题也不少,什么反洗钱、骗子、 Crypto、 KYC这些可能都是你原来的监管规则这个是不能够有效的去解决的,就是你要为的市场可能要制定一些新的监管规则,这一块就像蛮考验监管水平的,另外我觉得确实可能这也是问题,就迭代的结果有可能是先出一个金融政策,后面在这个基础之上再来调整,我觉得也有可能这样,但是我觉得总归来讲意愿是好的,如果至少我看最近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一些新闻披露出来,说有一些政策在陆续落地,就是说比如说说有一些香港的银行允许客户买 BTC的一些期货 ETF什么的,还有一些银行,对数字货币的企业比较友好,以前的话你开户的话,你只要跟他们说你这个钱是从Crypto这个行业来的,他可能直接就把你去了,现在很多这种不管是个人还是机构还是企业用户,那么去香港开户我听说是难度要低了很多,我觉得肯定对行业是有帮助的,所以我觉得所以这个事我还是一个比较谨慎乐观的态度,我觉得总归是个好事儿,总比像国内这样一刀切,肯定是对行业来讲是有利的。至于说会不会非常有利,或者说到底有力到什么程度,我们可能要再观察监管政策以及这些具体的这些措施的落实跟出台。

神鱼:在我看来这肯定是个好事情了,因为Crypto作为一个新生事物,虽然有10多年的历史,它在各国的监管环境下,其实是在博弈和生存夹缝中生存,所以有地区和国家开始支持,然后并且是政府比较大力度的主力的去推,尤其是我们在各个行业里面过去有一个很大的困扰的问题,就是法币出入金的问题,尤其是在今年二三月份北美的这些小银行爆雷之后,其实本质来讲,硅谷头世界的最核心的几个大的法币出入金的Crypto友好的银行都破产掉了,所以这一块也是整个规模行业的机构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困难。那么我们现在也看到港府在比较大的力度去迫使香港的这种大型的银行在做这些创新,然后迎接Crypto的这些开户,其实这个是非常难得一见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香港这些政策,包括新加坡的一些银行的创新,其实对整个行业是一个非常促进的作用,因为在北美地区也都是非常小的创新型的银行才会来尝试去做这个业务,但是到了香港、新加坡其实是政策层面,政府在背后去推动这些大型的银行来去尝试,让传统的金融来去接入区块链的事件,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那么刚才两位嘉宾也提到了,在监管和政府在跟行业打交道过程中,还是有不少要学习和成长的地方,这一块我个人感觉应该会做的比较好,因为新加坡政府其实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因为它从17年开始就跟行业有比较大的接触,在这个过程中也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基本上也能看到一些监管层面的一个成长和政策的一些比较适合行业。那么香港政府这一次力度非常的大,我们也期待后面有或许有一些比较跟行业相匹配的一些政策的进一步的落地。

Colin Wu:三位嘉宾怎么看比特币铭文未来的发展前景? 

葛越晟:我其实自己倒没有认真去看过,然后身边碰巧有个朋友挺迷这个的,然后就听他跟我讲了讲, BRC20我听完讲完我也没get到,为什么这个东西是一个很有价值或者很有必要的东西。但他跟我讲了一个底层技术层面上聪那个概念,他有提到一个很小众的,我觉得确实算是比较独特的东西,就是你在比特币上发NFT而不是BRC20,因为B2C20是Token。如果你发NFT的话,因为比特币它这种聪的结构能让NFT带有一些时空的概念。如果有1个创始块的聪,或者说前1000个块的聪,我在上面做一幅NFT,显然它就显得很有价值,

因为它本身作为创造原材料的从就很难获得,这个时候因为这些聪它又带有一些时间的节点,刚可能刚好结合上一些历史事件,可能会使得NFT有一种独特的历史感。

我觉得可能听他讲完以后,可能觉得这个东西可能有一点独特,在其他方面我不是很get到,为什么需要一个更贵,然后手续费更高,就是这个时间更长,我觉得从技术层面上似乎没有,如果真的只是发个Token的话,似乎没有什么非常必要的道理,一定要跑到比特币链上去发,如果是同质化Token的话,但我确实研究不深,可能技术上也犯了一些错误,我目前是这么感觉的。

李培才:我的观点跟葛大差不多,就是 BTC的上面 NFT的好感度会更好一点,就觉得这理由也差不多,就觉得ETH上的币它其实上是用合约写出来的,它其实上可以写很多,但BTC上你理论

上是一个上限的,虽然上限很高达2100万亿,但是anyway尤其是这里面有一些减半的聪跟一些特殊的聪有从关联的我觉得确实还挺还挺好玩的。

BRC20的代币我能理解它这个上涨是因为我觉得它的发行的方式可能是比对散户比较友好的,他是公平铸造的,然后一开始的发行的价格也很低,再加上行业可能本身我觉得也行业也在找一些新的这样的一个亮点,甚至BRC20当年IC0的成功可能给了大家一些也有一一些比较好的这样的一些期待,再加上本身BTC我觉得本身是一个很大的池子,还有几千亿美金的市值,可能这个池子里面就是要溢出来一点,那就可以造成一个小的市场,所以这块我能理解,但是确实我对于 BRC20它的长期的价值是什么我还没有想太明白,可能还是对它的 NFT的这一块可能觉得会更容易理解一点,我还是听听神鱼的看法,我自己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观点。

神鱼:比特币上出现了这一小段的热点,其实我觉得是从基础角度来讲,刚才吴说也提到了,我们看到的一些开发者在嚷嚷说不建议,但核心我们也能看到了这些核心开发者他只能嚷嚷也做不了什么,所以比特币网络它其实是一个更为去中心化,网络上更开放的一个网络状态,所以在这样的网络上面,它承载了这些稀有聪的概念之后,在聪上面又去做了一些铭文,做了一些NFT,它能更好的去保存,去沉淀着一些比较经典的这些艺术创作相比其他的一些网络。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我们看到上面这些稀有聪的概念,然后有很多的这种项目方和一些真正的那种艺术家,他们开始囤积这些稀有聪,然后在这上面去发行项目,其实都是这样的一个出发点。

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比特币铭文他过去的这几个月的发展其实是有一个比较大的意义的, BRC20的那一波快速的炒作的那一波,其实是说我个人觉得可能是说因为行情或者说整个市场周期到了一个没有话题的一个低谷期,大家也都相对平静,需要有一些话题性和一些爆发点,那么BRC20刚好在那个时间段出现,并且也带来了一定的造富效应,所以引发了一波热潮。

但是长期来看这样的底层技术其实是不太适合咱比特币网络上面去发行的,可能在闪电网络或者在比特币的其他二层上可能更为合适一点,所以从发展过程来看,我个人还是比较跟前两个嘉宾意见是相一致的,我觉得在比特币网络上的这种 Token 的发行可能意义不是那么的大,因为比特币网络它他不是为了这样的一个目标来设计的,它原本就是点对点的现金系统。只是大家投机取巧,用了一些新的特性,然后勉强能发,但是它的用户体验,然后你的 GAS 费都是一个非常昂贵的成本。反倒NFT市场,我觉得在比特币上一些经典的作品,一些具备很强收藏价值的作品,所以我个人还是比较看好这些稀有聪上面的一些特殊的艺术品,也屯了一些。

Colin Wu:以太坊的生态究竟是否已经完成了对公链或者说基础设施的一个大一统?以及其他的公链是否就没有机会了?

神鱼:我觉得公链的大一统或者说 V 神的技术路线我觉得其实是我们也能看到,过去历史上V神也提出了很多技术路线,最终也都没有实施下去,这个行业它本质来讲是靠开源社区自发的涌现和试错出来的技术路线,而不是说靠一个人或一个团队自上而下去定义出来的,虽然可能有一部分是开发者讨论出来的,但是也不是day one就定义的很清楚的,所以我觉得技术路线最终的落地和和谁能够取得垄断性地位,这个事情是不确定的,还是需要时间市场来选择的,所以我觉得其他的公链包括一些新的创新还是有机会的,然后现在还没到一个终局的状态,然后最近其实也没有特别多有趣的项目,因为市场在一个相对熊市的状态中,那么最近看起来有一些开始崭露头角的,其实就是围绕zk上下游的一些一些硬件加速这些领域开始有一些产品的落地和试错了,我觉得可能在明年可能会给pow领域带来一些新的方向和一些涌现出一些新的收益机会,可能在二层上面做一些硬件的加速来挖挖以太坊这样的项目可能会出现。

李培才:我的观点是现在ETH肯定是在公链的赛道上基本上是处于一个非常领先的位置,但是不是就从大一统或者说其他方面都没有机会了,我觉得这个地方下结论还是有点为时尚早,我们前两天也跟一个朋友刚好在聊天的时候,他讲了讲他们现在在布局的一些叫什么地区性公链的概念,我听了听我觉得好像也合理,就是因为现在以太坊改了POS之后,其实上做一条公链的成本就变得就是没有那么高了,然后POS他可能他能容忍的公链的数量是比较多的,而且确实有一些这个地区性的一些大企业用户可能会因为对这些大企业或者说这种监管政策的这些属性可能会跑到一些地区性的公链上,你像前一段时间香港监管政策比较友好,就把CFX然后给带火了,印度日本也都有类似的现象,他们可能也很多当地的一些可能是一些政府还有企业,他们愿意复制一条自己的公链。首先从技术上我觉得难度没那么大,尤其是只是copy ETH的性能的话,上面的一些生态什么dex借贷 DeFi这些东西也基本上都可以完全的照搬一遍,我觉得也无所谓。这个问题我确实研究的不是很深,只是这个朋友他们以前只要投了很多公链,刚好就借花献佛吧,把他们的一些观点直接拿出来给大家共享一下,我自己是部分认可的,但是我觉得也可能需要再观察一下,看这一轮的牛市,一个是ETH L2能不能完全的做起来,然后彻底解决 TPS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公链上会不会有一些新的生态出来,然后是不是对公链的性能要求比较高,因为今天上午我们也在讨论另外一个话题,也是当时DeFi Summer,把 ETH搞堵了之后,很多的小公链起来,包括BSC,到现在熊市之后,像 BSC 这种公链上并非没有用户了,跟以太坊也没有拉开很大的差距,虽然 TVL 跟以太坊相比还是很大,但从活跃用户来看好像并没有拉开很大的差距。

葛越晟:我觉得从逻辑上讲,如果说大家今天讨论的是WEB3这样子宏大的话题的话,现在区块链的用户数反正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我觉得可能往大了一点说可能有2亿人。但全球有七八十亿人,这个时候说以太坊已经做到了大一统,显然是为时过早。因为他从占据用户的角度上来讲,对他还有巨大的空间。但是所以我觉得肯定其他公链是有巨大的机会的,但是可能不像17 18年那一波,就是说你发个白皮书或者你在技术上没有什么革命性的突破的情况下,大家就会认你的账,可能现在大家更在乎的是说,你做一条新的链是不是真的有应用,有真实的用户,这个可能会变成接下来公链竞争中更重要的部分,而不是单单的只讲技术。

然后在区块链的应用上。我可以分享一下我最近的观察,倒是不常被圈子里面的人讨论,就是说大家在问说区块链的KILL APP是什么?然后我现在隐隐有这种感觉,我觉得说 Crypto的KILL APP可能已经出现了,就是稳定币。因为我们看到最近其实 Crypto交易量一直在萎缩,但是USDT的铸造量不断在上升。这个其实是挺奇怪的,因为以前我们认为USDT主要是交易的用途,否则我拿USDT干嘛对吧?然后以及我前段时间其实反正在世界范围内跑了一圈,发现很多很多人是以跨境汇款的目的,或者是以国际贸易的目的在使用 USDT,在中东,然后在包括在香港什么都非常的常见,稳定币尤其USDT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些钱庄的默认货币了。还有个事情也挺有趣的,现在基于 USDT 的信用卡非常的流行。我觉得这些事情一个是说他给Crypto圈子带来的影响,你想象如果是一个信用卡,那个事我每天都会刷,每天都会消费的,会产生非常多笔交易的,真的是跟我日常生活结合很紧密的一种应用。包括你想国际汇款国际贸易等等这些事情,它用稳定币它就真的是不是我们以前讲的投资跟投机了,它是真的是在它日常生活中,在他的经营贸易中,在使用这些区块链的技术,而且它这个东西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它在快速的把区块链的基础设施就是钱包和交易所,尤其是钱包这样的基础设施,铺向了那些其实本质上他不想做投资投机的那些人群,是吧?因为你要用信用卡或者你要汇款,或者你的商户之间要结算,所以你下载了钱包,然后你学会了怎么用是钱包怎么用比特币。这一波的这样子的浪潮,其实不在Crypto圈子的话题的中心,但是实际上它蔓延的速度非常的快。

我们可以合理假设下一波牛市的时候,因为这么一个应用,世界上会多出来几亿的人,他知道怎么用钱包,知道怎么给其他人转账,那就给下一波的牛市带来一个很坚实的基础。然后你发展一些什么SocialFi、GameFi其实变得容易很多,因为大家手上就有钱包了。然后一定程度上这样的KILL APP也决定了他未来用什么公链,什么公链就能火这么一个结局。举个例子就像波场对吧? USDT基本上以一己之力养活波场,确实贡献了非常多的手续费和利润,那条链的真实成交量也非常的大。所以我觉得未来供应链的竞争还得看这个KILL APP,然后我目前很看好稳定币成为下一个KILL APP,成为正在发生的KILL APP。

Colin Wu:三位在刚进入行业时有没有什么比较有趣的事情可以跟大家分享下,做一个轻松的结尾。

葛越晟:我分享一个我跟神鱼之间的故事,神鱼估计不记得了。我第一次挖矿拿GPU挖矿,有时候弄不来,然后群里就说有一位大佬叫七彩神仙鱼,参数配置不来都可以找他,所以我跟神鱼很早就认识了,其实是以网友的身份认识,他应该也不知道,就知道我网名叫什么,这应该是2012年底的事情,所以神鱼是真的OG中的OG,那个时候应该是这个矿圈挖矿第一人,还是GPU时代。

李培才:我进来挖矿的第一天,当时也很好玩,当时看了比特币涨得很高,然后不敢买,就想去挖矿,然后当时其实我进来比较晚,那个时候已经挖不能挖比特币的只能挖莱特币。但是我看的第一篇帖子也是七彩神仙鱼,那个帖子的最后我记得很清楚说是要50块钱才能看到的帖子,这也算一个比较有趣的事情了。早期大佬们也是要卖一些收费服务的~

观众提问1:这种理财工具通常都是由中心化机构发布,我想问从 FTX 破产以后,很多人都对于这种东西失去了信心,这种东西的风险会不会更大?

李培才:我觉得理财这一块对首先肯定是一般来讲是这样子,你的风险跟收益要匹配,一般来市场认为的基准的无风险收益是美债或者说基本上是每一个国家发的国债,基本上这个是所有的金融市场无风险收益的一个基准,比如说你现在你买美元,那么基准的收益就是 5.5% 左右是吧。如果你有能力直接去买美债,你觉得收益率已经足够满意了,那也是 Ok的,剩下的无非就是在你多承担的风险跟收益之间找一个平衡。比如说ETH Steaking的收益,他这里面我觉得收益可能是有两个来源,一个是ETH本币的上涨,如果你对ETH本身就很看好,你想买ETH,你既然都买了ETH的,你说你要不要拿 ETH这一块的收益?我觉得对大部分人来讲这个答案也是比较简单的,我就相当于买了美元,我肯定要去拿国债的利息一样,但这个时候你为了这一点收益,你要承担多大的风险,比如说你可以去像刚才神鱼说你可以去链上,拿 STETH,你只要相信 LIDO 他不会作恶,他这个项目这么大,大家几百万的以太坊在里面,你觉得你够安心,你去拿这个也可以,另外一个你也可以相信币安对吧?你也觉得如果自己保管私钥也有安全的风险,那你把这个东西放到币安去,这个风险肯定不是0,就看你怎么去评估了对吧?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一种就看怎么去平衡了,最终还是一个自己应该说是在自己识别了风险的基础之上再做决策,有点像开车你去驾驶肯定是有风险对吧?每百万公里出事故的概率肯定不是零,但是你只要正确的你掌握了交通规则,然后以及你要想享受开车给你带来的自由度上面的好处的话,这些风险我觉得你是可以承担的,这是我的观点。我觉得不可能把风险控到 0 以下,我们永远也做不到。

观众提问2:想问一下神鱼,NFT市场你觉得什么时候它能够稍微好一点?或者是他以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能够由熊市转为牛市?

神鱼:NFT市场我觉得是这样的一个事情,就是说它是一个情绪周期很快的东西,然后现在因为一些事件,所以处在一个相对负面大家情绪比较低估的状态,首先得走出这样一个状态,另外是说 NFT市场过去两年围绕的逻辑还是一些传统的收藏品以及炒作的结论,其实他还是得找到NFT能够落地的一些应用场景和使用的一些场景,可能一些 GameFi里面的一些应用,然后游戏的道具,然后一些线下的权益之类的结合,可能这些也得有一些落地和摸索,所以短期可能就一个情绪周期走出来,有一些爆款就出来,然后大家情绪再点燃,长期来看要找到落地的场景。

这个东西我觉得是有价值,尤其是跟传统的WEB2结合或者一些传统的会员计划的结合上面,能明显感受到能够带来比较多的增量的用户,也比较低门槛的,不用那么认真的去对待,就能转化成Crypto原生的用户,但是现在受制于链的性能,然后应用的场景,然后钱包的支持,其实这一块还有一些基础设施要完善。我买了NFT基本都不卖了,都是归零,拿到归零。

观众提问3:想请问一下比特币今年年底可以涨到10万吗?我现在网名都改成一个“涨”字了。

葛越晟:我个人感觉了这个东西谈不上有什么非常扎实的证据证明,但我感觉是明年上半年。我刚开始分享的时候有提到说一般一轮周期的开始之前,很有可能会来一轮暴跌,就好像上一波牛市的时候的312,但是他也会迅速的恢复,然后夯实一个底部,然后走入到下一个周期中去,所以整体趋势是向上,并不代表这个过程会一帆风顺或者没有坎坷。

观众:我是全仓持有比特币。

葛越晟:祝你发财。

https://www.wu-talk.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47&id=15642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