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以太坊“杀手”到营销“蠢材”,复盘Polkadot的没落之路

最近的Polkadot(后文称“波卡”),故事有点多。

欧易
欧易(OKX)

全球三大交易所之一,注册领50U数币盲盒,币圈常用的交易平台!

币安
币安(Binance)

币安交易所是世界领先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注册领100U。

先是6月29日的2024上半年波卡财库运行报告掀起轩然大波,半年支出高达8700万美元,营销狂砸3700万美元,一月30万美金请明显注水的KOL站台,被用户戏称“花钱速度比黑客偷钱还快”,后是被亚洲项目方疯狂爆黑料,称精神领袖空有其名、内部政治花样百出,一时间,指责波卡的声音不绝于耳。事实也早有端倪,早在一年前,波卡就被传由于成本管理不佳而大幅度裁员,一度导致开发者接连提桶跑路的消息。

然而,要是时间线拉回到5年前,彼时的波卡,还是以“以太坊杀手”著称的跨链明星,是开发者口中技术超前的天王级项目,更是社区中赞不绝口的“做事”团队。

短短几年,从人人称羡沦落为靠丑闻营销,波卡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也不禁让人唏嘘。

提及波卡,很难绕过两个关键词,一是名誉卓绝的创始人,二是技术前瞻的跨链明星。

Gavin Wood是波卡的创始人之一,而在此之前,其是以太坊第一任CTO,在众多介绍中,V神提出了技术概念,但技术架构的设计者、客户端的首个创始人以及智能合约开发设计高级语言Solidity的发明者,都指向了Gavin Wood。值得强调的是,现在广为流传的Web3.0,也得益于2014年Gavin Wood在演讲中的概念厘清。技术天才这一称号,用在其身上完全不为过。

2016年1月离开以太坊基金会后,Gavin Wood联合Jutta Steiner创立了开发团队Parity Technology与资金资助与运营基金会Web3 Foundation,而当时基金会的首个项目,就是波卡Polkadot。

该项目的初衷实际上相当简单,Gavin Wood直言“最初的设计逻辑并没有联想到互操作性,我们在等以太坊的分片技术推出。但分片一直没有实现,现在也没有推出。因此我想自己做一个扩展性更强的以太坊,在设计过程中将分片概念推到了一个比较极端的程度,就干脆不要分片了,设计独立的链就行,不同链之间就可以互相传递信息,最终的结果是通过一个共享的共识层面来实现通信。”

简单介绍一下当时的背景,彼时的以太坊正因智能合约的快速发展走向繁荣,但以太坊本身架构所带来的冗余性,注定了效率与可扩展性的瓶颈,以一个数据来对比,V神曾测算,在以太坊上执行计算或者存储数据,比在商业云平台上完成相同计算或者存储同样的数据,成本高100万倍。在众多技术方案中,除了代议制这一治理角度,分层与分片是其中最具可行性的两条路径,其中分层有状态通道和侧链两类技术,分片则以Rollup为主流方向,以太坊当时正向ETH2.0迈进,处于Serenity Phase的信标链建设阶段。

从以太坊“杀手”到营销“蠢材”,复盘Polkadot的没落之路

对此,波卡进行了取舍,提出了前瞻的技术概念,构建了一个采用了分层架构使得共识与计算分离的异构多链网络。其主体架构由三部分组成,中继链、平行链和转接桥,中继链是网络核心,也称之为主网,是以区块链技术构建的共识账本。平行链是基于此上的同构独立区块链,而转接桥是一种特殊的区块链,它允许波卡连接以太坊等外部网络并与之通信。

过于技术的内容不深究,但波卡试图要解决的问题,可以包含以下几点,即跨链、分片扩容、多链架构、抽象等。可以看出,这其实是以太坊在近两年才着手重点推进的内容,但却是波卡16年就开始进行的设想。

愿景很远大,工程实现也相应面临更大的挑战。2016年10月,波卡白皮书初稿正式发布,此后波卡一度陷入停滞,主网一再推迟,期间还由于首次私募出现bug导致30万ETH被锁。直到2019年,波卡才开始进展迅速,6月发布Substrate,这是平行链的重要开发组件,8月发布Polkadot测试网Kusama,奠定了后续发展的重要基础。

技术让人眼热,但吸引不了用户的热情,也是无根之木。细究波卡崛起的重要原因,恰好在于讲好了中国故事。

2019年,伴随着技术路径的发展,波卡也相应进行了大范围的宣传,吸取了EOS的经验,其瞄准的群体就是以规模庞大著称的国人。上半年,Polkadot中国行活动开始,团队在中国香港、杭州、上海、北京和成都高频次举办分享会,核心成员悉数到场,活动规模也相当庞大。创始人的背景也帮助了项目发展,其半常驻上海地区,还有中文名“林嘉文”,因此吸引到了上海本土的多家资本。技术专家+规模营销+蓝海市场,这一切,都让国人迅速涌入了波卡生态。

20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开发者在Polkadot社区特别活跃,在Web3基金会捐赠的200个项目中,近20%的受助者来自中国。依托中国开发者,在20年5月,Polkadot的月活跃开发者增长了44%,增速远超比特币和以太坊。对此,波卡中文社区PolkaWorld也功不可没,每日报道、每周一直播,频繁的社区报道和活动也成了助推手。外媒Decrypt甚至在当时报道,Polkadot由中国资本家支持,“在中国,大家普遍认为Polkadot类似于更新、更好的EOS。”

在国人的流量与资金背书下,叠加代币拆分的利好,波卡不负众望,到20年底,波卡的治理代币DOT一年内涨幅超45%,市值达到47亿美元,一度超越Chainlink成为第五大加密货币。

下一个发展高潮,来到了卡槽拍卖。对项目方而言,想要接入中继链成为波卡的一条平行链,就需要获得卡槽,通过卡槽才可与中继链进行链接,但插槽数量有限,波卡官方预计同时运行的插槽的数目上限是100个左右,因此需要进行筛选,最终官方决定以蜡烛拍卖的形式在Kusama上完成质押DOT的竞拍。该提案核心是项目方质押DOT,通过大量锁仓保证主网的安全性,问题也显而易见,牺牲了用户流动性。

但为了保证更多的筹码,项目方就需要积攒更多筹码,用户也可通过质押参与,流通短时间大幅度减少,DOT必定也会随之上涨。21年11月,波卡首次的平行链插槽拍卖结标,获胜者分别是Acala、Moonbeam、Astar、Parallel、Clover,其中Acala聚集了超过八万名成员投入、累计超过320万枚DOT支持,而在当月,DOT也达到了历史新高,上涨至54.98美元,波卡再度被成功冠以了以太坊杀手称号。截至目前,Kusama已然完成了128次插槽拍卖。

从以太坊“杀手”到营销“蠢材”,复盘Polkadot的没落之路

但随着熊市的到来,波卡的命运,也急转直下。

从蜡烛拍卖后,DOT的价格迅速滑落,这让投资者对DOT的内在价值表示怀疑,而由于存在2年的锁定期,活跃用户数量也开始下降。

另一方面,波卡重技术轻体验,技术架构也更为复杂,生态发展逐渐开始落后。在竞争对手Cosmos和其他新公链的对比下,Polkadot 由于质押套娃问题未赶上Defi 的快车,2023年,波卡网络日交易仅仅在1万左右,即使在年底铭文的浪潮下,日活跃用户也仅为7-8千人,而Cosmos每日活跃用户在20K左右,差距明显。但鉴于其生态中较多的基础设施类项目,波卡成为了开发者的集聚地。

2021年,波卡就拥有除以太坊外的第二大开发者社区,年底共有1400 名开发人员,而即使在动荡之后的2023年年末,总开发者人数也达到了2100名,稳坐前列。有人就对此表示质疑,称波卡完全属于开发者鬼链,但严重缺乏应用生态。

仅从技术而言,波卡在近年还是有相当多的进展,例如相继推出了XCM V3、系统平行链、异步支持和平行线程等,但实际上,即使对于开发者而言,波卡也并不友好,尤其是对亚洲开发者。

曾经赢得卡槽拍卖的项目Manta曾是TVL 和市值 / 完全稀释市值最大(非DOT)的项目,但其于去年离开了波卡,创始人Victor Ji 在X平台发文称对 Polkadot 生态系统和团队感到失望,不再愿意与其接触。他还强调道,Polkadot生态系统高度有毒,对Web3没有真正的价值,且不关注用户或采用率,还提出了Polkadot 团队在给予欧洲/美国项目的资助上远多于亚洲项目,不仅存在歧视而且整个生态发展停滞。

从以太坊“杀手”到营销“蠢材”,复盘Polkadot的没落之路

这并非个例,在本次国库引发的危机下,多个亚洲项目对波卡发出了抨击。原身为波卡生态数据分析平台Web3 Go的Din项目创始人Harold表示,作为一个亚洲人主导的项目,在波卡生态中进行建设相当困难,需要面对和解决很多额外的问题,比如政治、关系、小圈子。

该情况实际上早有端倪。此前就已有多数人士爆料,波卡存在围绕Gavin的一言堂行为,重大路径均由其拍板决定。或许是由于此,2022年10月,Gavin宣布卸任Parity CEO一职,转任首席架构师,但毫无疑问的是,其仍然是波卡项目的绝对精神领袖。但精神领袖的不作为,显然阻碍了波卡的发展,内部员工曾爆料,“他不明确优先事项,也不协助推广波卡。”

另一比较典型的例子是OpenGov治理,这一治理方式完全由Gavin秉持着去中心化理念提出,去除了之前的技术委员会和理事会的精英制决策模式,由更广泛的DOT持有者通过公投决定国库发展。

但显而易见,在社区还未成熟的情况下坚定执行完全去中心化的治理,也引来了乱象与争议。去年9月,PolkaWorld在申请官方资助的提案被拒后,这一最大的非官方波卡中文社区宣布停止运营。在回应中,PolkaWorld就将问题归咎于OpenGov,称为维护币价,DOT持有者倾向于拒绝拨款提案。当时,Brushfam 创始人 Markian Ivanichok 也在X表示了对波卡治理体系的失望,称提案融资越来越困难,最后该团队也离开了波卡生态。

但对此,拨款负责人则表示讽刺,“过去两年的时间里,波卡已经给 PolkaWorld 拨款 69.4 万美元,只有在停止拨款时,才有媒体报道。”

无论如何,仅从以上描述也可看出,2023年,波卡迎来了团队出走潮。据Electric Capital的统计,大部分项目在23年Q4季度的开发者人数都出现了急剧下降。回到团队本身,2023年,波卡也经历了动荡,10月,Parity 宣布裁员30%,这使得Polkadot的代码开发进展从9月起骤降。

从以太坊“杀手”到营销“蠢材”,复盘Polkadot的没落之路

但颇为讽刺的是,据员工称,Parity的大肆招聘才导致财务困境,高管薪酬高企,甚至通常收到超过100万美元,而即使在熊市中,公司花钱也如牛市般毫无顾忌。

如果说当时还无实感,那么这件事在今年彻底得到了应验。在6月29日的国库财报中,短短的上半年,波卡就支出了8700万美元,可以用烧钱来形容,其中营销费用,竟然达到了3700万美元,也是让人瞠目结舌。

而细究这3700万的去处,则更让人啼笑皆非。从波卡公布的数据来看,KOL花费是波卡市场推广中的绝对大头,超过整体预算的一半。上半年,波卡进行了针对北美的4次推广活动以及针对欧洲的3次活动,北美活动KOL人数在40人左右,欧洲则在15人左右,从预算来看,平均每个推广活动的 KOL 预算都在30万美元。

但援引律动的调查,KOL中浑水摸鱼数量惊人,某些账号X粉丝数量低于100人,但Youtube却有超7万的订阅,注水量可想而知,其间甚至还存在机器人账号粉丝。而在投放领域上,波卡的选择也很迷,竟然投放了部分泛投资和游戏的油管UP主,成功收获了仅仅只有几百的浏览量,官方美其名曰“精准定位的高净值受众”。

不仅毫不在意无效投放,媒体投放和展示也彰显出了波卡的怪癖,其在两大加密价格网站 Coingecko 和 Coinmarketcap 上分别斥资购买了独家Logo动态显示的服务,其中Coingecko 半年独家 Logo 动态展示花费5万美元,Coinmarketcap两年Logo动态展示加管理费将近48万美元。让人不禁咂舌,“炫酷的动态logo能让DOT也能动起来吗?”

从以太坊“杀手”到营销“蠢材”,复盘Polkadot的没落之路

让人疑惑的还有PC硬件网站投放、欧洲私人飞机logo印刷、赞助体育赛事,动辄就是数万甚至百万美元,已然可以看出波卡对自身定位以及核心群体的认知偏差,一门心思想往欧洲和西方靠拢,对此前寄予厚望的国人群体置之不理。

更为值得强调的是,尽管花费了这么多的营销,但是对于身处行业的众人而言,甚至都没能感觉到一点水花。若非财库贪腐,那只能证明治理端效率的极端差距,但就在数月前,波卡社区人员还在称,“对于社区参与者来说,波卡最大的价值就在于财库。”

目前,波卡财库剩余的储备总价值还剩 2.45 亿美元,相当于3820万枚 DOT,而从收入方向来看,波卡常规时间的网络费用收入仅为每季度2万DOT。针对财库支出,波卡开发机构Web3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Fabian Gompf辟谣称,“这并不是Web3 Foundation的支出,而是链上金库支出,由社区投票决定。基金会即使不出售任何DOT,也有超过5年的运营资金”,但其也肯定了“在过去几个月里,链上金库在可能回报率较低的活动上花费了太多资金。”

从以太坊“杀手”到营销“蠢材”,复盘Polkadot的没落之路

纵观波卡的发展之路,其做对了很多事,也做错了很多选择。在生态发展上,波卡走得太慢,发展了7年的波卡,成熟的主网系统甚至还未完全面试,连易用的钱包都难寻,而2年前就应存在的跨链桥Snowbridge今年才开始提上日程,另一高需求的混合桥接Hyperbridge甚至都不在今年计划中。在治理端,波卡又走得太快,过早推出了中心化治理框架,让不成熟的社区管控投票,使得孵化创投面临挑战。而其他更具有争议的,中心化严重、计划朝令夕改、歧视亚洲团队、轻视用户体验,更不用多提。

幸运的是,波卡团队已然在有所改变。例如针对卡槽拍卖导致的流动性不足与开发成本增加问题,Gavin也在去年11月就曾提到取消卡槽拍卖,将重心移至应用端,今年波卡也相应推出了JAM链,并尝试使用敏捷Coretime通过采购使用时间来改变平行链的拍卖模式。

不得不否认,波卡的愿景很宏大,即使到如今,也可感受到多链生态的不易,在不合适的节点提出的市场需求是否意味着错误?这一问题让人深思。

但伴随着项目出走以太坊和创收的孱弱,和无数热点擦肩而过的波卡,或许时间真的不多了。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